朱特和两个哥哥的故事(2)

编辑:好词好句    阅读: 30 次    相关:

去摩洛哥的旅途

阿卜杜拉·迈德取出一千金币,交给朱特。朱特带着钱,高兴地回到家中,对母亲说了他和摩洛哥人的奇遇,把一千金币交给她,说道:“妈妈,这里是一千块金币,您收起来安排生活,暂且度日。我跟那个摩洛哥人走一趟,约莫四个月后,我就可以满载而归了。妈妈,替我祈祷吧。”

“儿啊,你走了我会寂寞的。我真替你担心。”

“妈,您放心好了,安拉会赐我平安的。那个摩洛哥人心眼好极了。”他竭力夸赞摩洛哥人。

“儿啊,但愿如此!你且跟他去吧,兴许他会给你带来好运。”

朱特辞别母亲。阿卜杜拉·迈德一见朱特,便问:“跟你母亲商量好了吗?”

“好了,她让我去。”

“好的。来,我们共骑这头骡子走吧。”

于是他们骑着骡子,动身启程。从正午开始,一直跋涉到夕阳西下,朱特饥肠辘辘。他见摩洛哥人身边什么也没带,便问他:“先生,你也许忘了带吃的东西了吧。”

“你饿了?”

“嗯。”

于是他们跳下骡子。摩洛哥人叫朱特:“给我取下鞍袋。”待他取下鞍袋,他又问:

“老弟,你想吃什么?”

“什么都行。”

“向安拉起誓,你应该说明白,你到底想吃什么?”

“面包和奶酪。”

“唉!可怜的人呀!面包和奶酪太低档了,你选更好的食物吧。”

“我饿极了,随便什么都行,只要是吃的。”

“喜欢红烧鸡吗?”

“很喜欢。”

“喜欢吃蜜糖饭吗?”

“很喜欢。”

“喜欢吃……”摩洛哥人连着报出二十四个菜名。

朱特听了,心想,他疯了。既无厨房,又无厨师,他哪儿去弄来这些美味佳肴?别让他老空想了吧。于是他急忙回答:“够了,够了。你手边什么也没有,却报上这么多美味来,你是存心让我难受啊!”

“有的,朱特。”

摩洛哥人说着把手伸进鞍袋,取出一个金盘,盘中果真装着两只热气腾腾的烧鸡;他第二次伸手进去,取出一盘烤羊肉;他一次次地从鞍袋中取,竟真的取出先前数过的二十四种菜肴,一样也不少。他说道:“吃吧,可怜的人!”

朱特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,说道:“先生,难道你的鞍袋里有厨房和厨师吗?”

摩洛哥人哈哈大笑,说:“这个鞍袋施过魔法,里面有个奴仆供人差使。在同一时间里,我们就是向他要一千个菜,他也可以立即兑现的。”

“真奇妙的鞍袋啊!”朱特赞不绝口。

他俩狂饮大嚼,饱餐了一顿。吃完,倒掉剩饭剩菜,将空盘放回鞍袋里,又随手取出一个水壶,浇着水盥洗一番。饭毕,他们做了祈祷,然后收拾上路。他俩跨上骡子,继续跋涉。摩洛哥人问道:“朱特,我们从埃及到这儿来,你知道走了多少路程吗?”

“不!我不知道。”

“我们已经走了一个月的路程了。”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朱特,你要知道,这匹骡子是一匹神骑,它一天能走一年的路程。今天是为了照顾你才慢慢走哩。”

他们走啊,走啊,向摩洛哥靠近。一日三餐都从鞍袋中取出丰富的食物来享用。如此晓行夜宿,一直走了四天。路上朱特需要什么,摩洛哥人便从那神奇的鞍袋中取出来给他,使他心满意足。

到达非斯城

第五天,他们终于到达非斯城。一路上,摩洛哥人迈德碰见许多熟人,他们个个都向他打招呼问好,吻他的手。他边走边应付,一直来到一幢房子跟前。一敲门,门马上开了,开门的是迈德的女儿,她像月儿般美丽可爱。迈德吩咐道:

“拉侯曼呀,快给我们打开宫门吧!”

“好的,爸爸,我马上就去。”她回答着,转身匆匆走进房里。朱特望着她那轻盈袅娜的身姿,差点神魂颠倒,赞美道:“她真是一位高贵的公主啊!”

拉侯曼开了宫门,迈德取下骡背上的鞍袋,说道:“你去吧,愿安拉恩赐你。”他刚一说完,地面突然裂开,骡子钻了进去,随即那裂口又合拢来,恢复了原状。朱特十分惊惧,叫道:

“承蒙安拉保佑,我们居然一直安全地骑在它背上。”

“朱特,我告诉过你,这匹骡子是神骑。别大惊小怪的,让我们进屋去吧。”

他俩进入屋中。无数华丽的陈设和名贵的珠宝玉石映入朱特的眼帘,他十分惊异。坐下后,朱特喊道:“女儿,给我拿那个包袱来。”

拉侯曼递上一个包袱,放在她父亲面前。迈德打开包袱,取出一套名贵衣服,说道:

“朱特,穿起这套好衣服吧。”

朱特穿上这套价值千金的衣服,顿时面目生辉,一表人才,有若摩洛哥的王公贵族。迈德又伸手从鞍袋中取出杯盘碗盏,摆出有四十种美肴的一桌筵席,让朱特吃喝。他说:“尊贵的客人,请用餐吧!请原谅我不知道你的口味。你喜欢吃什么尽管说,我会马上给你拿出来。”

“向安拉起誓,先生,我不挑食。你不必问我,你想到什么就上什么吧。现在我有吃的东西就行了。”

朱特在迈德家中住了二十天。迈德对他视若上宾,殷勤款待。他每天换一套新衣服,鞍袋中有各种山珍海味供他享用,凡是需要的东西都从鞍袋里取,一切都不必花钱买。

第一次进宝藏

到了第二十一天,迈德对朱特说“今天就是开启佘麦尔答宝藏的日期。走吧,朱特,我们这就去吧。”

于是两人各骑了一匹骡子,带着仆人出城,向前探路。中午,他们到达郊外一条水流湍急的河边。迈德下骡,吩咐两个仆人:“开始准备吧。”

仆人听从吩咐,每人牵一匹骡子,各向一个方向走去。

不一会儿,有一人带来一顶帐篷,挂了起来,另一人搬来被盖、枕头,铺在帐中。然后,两个仆人又出去了一会,这次他们拿来装鱼的那两个盒子和那个神奇的鞍袋。迈德让朱特坐在他身边,从鞍袋里取出吃的,一块儿吃喝。饭后,他捧着两个盒子开始施法念咒语,直念得两条红鱼在盒中呼救,说道:“世间的预言者啊!我们应命来了!请怜悯我们吧。”

迈德并不理会,只顾念咒,直念到盒子爆炸成碎片,飞向空中,两条红鱼变成两个被绑住的人。他们喊道:

“相信我们吧,预言家!你要把我们怎么办呀?”

“如果你们跟我签约,开启佘麦尔答宝藏的话,我就不为难你们。”

“我们愿意签约,替你做这件事,但你必须把打鱼人朱特找来,因为那个宝藏之门,必须借助朱特的手才能开启,也只有哈迈的儿子朱特才可以进去。”

“朱特正在这儿,听你们说话呢。”

他们签订了开启宝藏之门的协议,迈德于是答应放他们。之后,,迈德取出一根竹竿、一块红玻璃片系在一起,又把几块木炭放在一个香炉中,把木炭吹燃。他一手拿着乳香,说:“朱特,我要念咒语、撒乳香了。我念咒时,你不能开口说话,否则会毁坏咒语的。现在我来告诉你怎么做,好让我们顺利地完成任务。”

“告诉我怎么做,告诉我吧。”朱特说。

“你要知道,我念了咒语,撒下乳香,河水便随之干涸,你眼前会出现一道金门,像城门那样高大,上面挂着两个金属大门环。你走过去,把门轻轻一敲;等一会,再敲第二次,比头次稍微重些;再等一会,再敲第三次。之后,里面的人由于不知符咒被毁掉,会问:

‘谁敲门呀?’你告诉他:‘我是打鱼人朱特·哈迈。’里面的人这时便会开门出来,手持一把宝剑,说道:‘你要真是朱特,伸直脖子,让我砍下你的头吧。’你不必害怕,只管伸脖子让给他,因为他砍下这一剑,自己就会马上倒下去,死在你面前,你不会受伤,也不会痛苦。假若你不让他砍,便会死在他手里。

这样就破除了他的护符。你再走进去,直到第二道门前,然后敲门。这回会出来一个骑士,骑着战马,手执长矛,说道:‘这是人、神不能来的禁地,是谁把你引来的?’他说着举矛要刺你,你挺胸让他刺。他一刺,也会马上倒在地上,变成一具尸体。你不能反击,否则你就会被刺死。

然后,你继续向前,到第三道门前一敲,就会出来一个手持弓箭的人,他向你进攻,你挺胸迎接,让他射你,他会马上倒在地上,变成死尸。你如果反击,他会射死你。

你再向前走到第四道门前,一敲,大门会应声而开,跳出一个庞大的野兽,张牙舞爪地冲向你,像要一口吞下你。你别害怕,也不必逃避,等它接近你,你伸手给它,它会立刻死掉,而你不会受伤。

你接着往里走,到第五道门前,一敲,会出来一个黑奴,问道:‘你是谁?’你告诉他:‘我是朱特。’他说:‘如果你是朱特,请去开第六道门吧。’你走到门前,就说:

‘耶稣啊,请告诉摩西快来开门吧!’这样,门会应声而开,你会看到门里左右各有一条大蟒蛇,张着血盆大口,要想吞食你。你走进去,让大蟒蛇各衔住你的一只手,它们就会死去。你若反抗,反而会被大蟒吞掉。

第二次进宝藏

朱特被赶出门外,迈德忙救起他,接着河水泛滥起来。迈德不断念咒语,才把朱特念醒。迈德问道:“可怜的人哟,你到底干了些什么?”

“我冲破各种障碍,到达我母亲那里。我逼着她脱衣服时,我们争执起来。当她脱得只剩一件衣服时,对我说:‘别再凌辱我吧。’我可怜她,不再逼她脱,可是她喊了起来:

‘他错了,你们来揍他吧。’霎时间,不知从哪里来了许多人,对我拳打脚踢,差点把我打死。他们把我抛出门外,我一直昏迷,别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”

“我不是一再嘱咐,叫你别做错吗?这样倒好,你不仅害人,而且害己。如果她脱光衣服,那我们就成功了。而现在,你只能呆在我这儿,等到明年的今天,我们再从头开始,重新来开启宝藏吧。”他说着大声一喊,两个仆人迅速赶到,他们拆卸下帐篷,牵来两匹骡子,各骑一匹,怅然回到非斯城。

朱特仍住在迈德家中,好吃、好喝,每天一套新衣,生活得安逸舒适。不知不觉过了一年。迈德对朱特说:“这一天终于又到了,让我们再去探宝吧。”

“好的!”朱特答道,于是跟迈德一起,骑上仆人预备好的骡子,又一次来到河边。仆人张开帐篷,铺好被褥,迈德取出食物,二人饱餐一顿后,迈德仍像上次那样取出竹竿、玻璃片和乳香,说道:“朱特,请听我嘱咐。”

“不!迈德先生,我忘不了挨的毒打,当然也忘不了你的嘱咐。”

“这么说,你会记住我的嘱咐?”

“当然,我记得清清楚楚。”

“爱护你的生命吧。其实那个妇人不是你真正的母亲,她是以你母亲的形象出现的一道护符。她要阻挠你去取宝。第一次你能侥幸生还,如果再出差错,你可难免杀身之祸了。”

“这次如果再犯错误,就让他们烧死我吧。”

迈德撒下乳香,一念咒语,河水又干涸了。

朱特走到宝库门前,一敲,大门应声而开。他一如既往地前行,破除护符,叫开七道大门,又见到他母亲。只听他母亲的声音又道:“儿啊,欢迎你!”

“谁是你的儿子,该死的妖怪,快给我脱衣服吧。”

她见阴谋不得逞,只好把衣服一件件地脱掉,脱到最后一件进,朱特严厉催逼:“该死的妖精,快脱!”她刚脱下最后一件衣服,立刻变成干尸,僵直地倒下。朱特冲了进去,只见宝库中金银成堆,可他不管,一直冲到密室,果然见到预言家佘麦尔答躺在床上,腰佩宝剑,手戴戒指,胸挂眼药盒,头上摆着观象仪。朱特从他身上取下宝剑、眼药盒、戒指、观象仪,然后一路退出密室。只听得仆人向他欢呼祝贺道:

“祝贺你,朱特!你成功了!”

他在一片欢呼庆贺声中走出宝库,回到迈德身边。

迈德停止念咒语,灭了乳香,跳起来拥抱他,问候他,收起四件宝物。然后,两个仆人收了帐篷,牵来两匹骡子,两人跨上骡子,一起悠哉悠哉地转回非斯城。

朱特带宝还乡

回到家中,迈德从鞍袋里取出食物,摆出丰盛的筵席款待朱特,说道:“吃吧,吃吧。”于是两人饱餐一顿。宴毕,迈德说道:“朱特!你为我的事背井离乡,成全了我,我要回报你。你希望得到什么,请尽管说,我会满足你的愿望的。你付出了辛劳,这是你应得的。”

“先生,你能把这个鞍袋送给我吗?”

“行,你拿去吧。如果你还需要什么,我也会给你。这个鞍袋只能给你吃的东西,用处不太大,这次你远道奔波,辛苦一场,我许诺要让你满载而归,除了这个鞍袋外,我还要送你一袋金银珠宝。你回家后,去做买卖,赚些钱来贴补家用吧。至于食品,你不用花钱,想要什么,尽管伸手到鞍袋里取,仆人会给你预备的。就是每天要一千种菜肴,也不会落空的。”

迈德又取了个鞍袋,分别装上金子、珠宝,送给朱特,并命仆人牵来骡子,把两个鞍袋搭在骡背上,说道:“骑这匹骡子回家吧,这个仆人会领你到家的。之后你取下鞍袋,把骡子交仆人带回来。希望你严守秘密。走吧,安拉保佑你。”

“愿安拉赐你福份。”朱特衷心感激迈德,向他告辞,跨上骡子,随仆人启程,离开摩洛哥,直往埃及。

经过一天一夜的跋涉,他第二天清晨到达埃及。

刚进城门,他就看见母亲坐在路边乞讨,有气无力地喊道:“看在安拉的情面上,给点吃的吧!”他见状后大吃一惊,立刻下骡,扑在母亲身上。母亲一看是小儿子回来了,不由得放声痛哭。他赶紧扶母亲骑上骡子,替她牵着缰绳,回到家中,卸了鞍袋,让仆人带走骡子,母子俩才坐下来谈心。

他问道:“妈妈!两位哥哥好吗?”

“都好。”

“您怎么会上街讨口呢?”

“儿啊,妈妈太饿了。”

“我临出门,第一天曾给您一百金币,第二天又给您一百金币,动身那天还给了您一千金币。这么多钱呢?都上哪儿去了呢?”

“儿啊,你的两个哥哥把钱骗走了,说是要去做买卖,但他们一拿走钱就再也不管我了。我没有吃的,只好乞讨。”

“妈妈,我现在回来了,生活不成问题,您再也不要操心忧愁了。这个鞍袋里有用之不尽的金银财宝呢。”

“儿啊,你真幸运!安拉赐福你,加倍赏赐你呢。儿啊,昨天,我饿了整整一夜,你快给我弄点吃的吧。”

延伸阅读
一千零一夜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