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特和两个哥哥的故事(3)

编辑:好男女    阅读: 6 次    相关专栏:

“好!”朱特笑着问:“您想吃什么,说吧。我这就给您拿,不用上街去买,也不必烹调。”

“儿啊,你哪有什么可吃的东西?”

“喏!这鞍袋里有各式各样的食物呢。”

“那你随便弄点什么吃的吧。”

“您说的对。贫困则饥不择食,但富裕时,就想吃点好的。我现在可是富翁了,您想吃什么,尽管说吧。”

“给我一块热面包,一片干乳酪吧。”

“妈妈,面包、乳酪跟您现在的身份不相称了。”

“你知道我的身份,就估量我的身份给我吃的吧。”

“妈妈,您的身份应该吃红烧肉、红烧鸡、辣椒炒饭。此外,您还适合吃整羊裹饭、瓜裹饭、鸡裹饭、肋肉嵌米、面丝糖和蜜、糖、蜜饯、杏仁饼这类名贵食品呢。”

她以为儿子在取笑她,说道:“唉!你这是怎么了?我可不敢做这样的梦呢。”

“您以为我疯了吗?”

“你给我列出这么多美食,谁买得起?谁有那么高的技艺?”

“我发誓,一定马上把这些食物拿给您。”

“可是我怎么没看见呢?”

“把鞍袋拿给我吧。”

她取出鞍袋,伸手去探,里面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有。朱特接了过去,一伸手却从里面取出各种菜肴,他一样接一样地把各种名菜取出来、摆好,请母亲吃喝。他母亲望着这些食品,十分惊诧,说道:“儿啊!这个鞍袋真奇妙,一会儿就变出这么多好吃的。我问你,这些热腾腾的菜肴是从哪儿来的?”

“妈妈,告诉您吧,这个鞍袋是那个摩洛哥人送给我的,曾被施过魔法,里面有个奴仆,人们想吃的东西,只须报出名字来,对他说:‘鞍袋的仆人啊,给我某种东西吧。’马上就会应验的。”

“我能伸手进去问他要吗?”

“行!您伸手要吧。”

她试探着伸手进去,说道:“鞍袋的仆人啊!请给我一盘肋肉嵌米吧。”她刚说完,果然从袋中取出一盘肋肉嵌米。

接着朱特又要了面包和其它食物,母子继续吃喝。朱特说:“妈妈,照规矩,吃完饭后空盘仍须收在袋子里,如有剩余饮食,可以腾在别的器皿里。您要好生保存鞍袋,严守秘密,不管我在不在家,您需要吃的,尽可从鞍袋里索取。除您享用之外,还可以供给哥哥们吃喝,并拿些食物救济那些穷苦人。”

母子两边吃边谈话。

这时候,朱特的两个哥哥突然闯了回来。原来巷子里的一个小孩子对他们说,你弟弟衣着华丽,骑着骡子,带着仆人回家来了。他们听了都很吃惊,有些心虚,一个说:“糟糕!

但愿我们不曾冒犯母亲,她会把我们虐待她的情况告诉弟弟的,现在去见弟弟的面,多害臊呀!”另一个说:“母亲是慈爱的。即使她告诉了弟弟,可是弟弟也一样疼爱我们。我们向他道歉,他会宽恕我们的。”于是两个约着走回家。

朱特见了哥哥们,忙起身迎接,热情地问候一番,说道:“来吧!来吧!一块儿吃一点。”

他们太饿了,疲惫不堪,坐下来,大吃大喝了一顿。饭后,朱特说:“两位哥哥,请把剩余的这些饭菜拿出去,送给那些可怜的穷苦人吃吧。”

“弟弟,别送了,留着我们当晚饭吃吧。”

“晚饭时,保证你们有更多好吃的呢。”

他们顺从朱特,把剩余的饭菜带出去,沿街走着,每遇到可怜的穷人,便对他说:“你拿去吃吧。”布施完饭菜,他们才把空盘子带回家。朱特让母亲把盘子收藏在鞍袋里。

朱特遭劫难

当天晚上,朱特走进房子,从鞍袋中取出四十盘菜肴,回到客厅,陪哥哥坐下,对他母亲说:“妈妈,给我们晚饭吃吧。”他母亲进屋,见饭菜已经取出来,便铺上桌布,把菜肴一盘盘端了出来,摆成一桌丰盛的筵席。母子们坐下吃喝。饭后,朱特又吩咐哥哥:“这些剩下的饭菜分给穷人吃吧。”他们照办,又把饭菜拿出去,施舍给穷人。

回家后,朱特又取出甜食来吃。吃完,他说道:“剩下的送给邻居吃吧。”

第二天,他们同样吃喝享受。从此他们尽情吃喝,生活非常富有。

这样过了十天,他的哥哥们觉得奇怪,老大萨勒和老二莫约凑在一起,想出一条计策,趁朱特不在家,鬼鬼祟祟地约着去见母亲,说道:“妈妈,我们饿了。”

“等一等,我给你们拿吃的。”她说着走进房去,从鞍袋中取出饮食,拿给他们吃喝。

“妈妈,你没生火做饭,为什么吃的却是热的?”

“呃!这是从鞍袋中取出来的。”

“鞍袋?那是怎么一回事呀?”

“鞍袋曾被施过魔法,有着护符……”她把实情都告诉了她的两个儿子,还嘱咐道:

“你们可要保密啊!”

“是的。不过希望母亲告诉我们,你用什么办法取食物呢?”

她又把一切都告诉了两个儿子。

他们如法炮制,果然取到了食物。这一切都瞒着朱特。他们明白鞍袋的作用后,野心勃勃,想夺取鞍袋,萨勒对莫约说:“兄弟,我们在老三面前抬不起头来,靠他施舍过日子,这要到什么时候才算完呢?我们为什么不想个办法,把鞍袋抢过来呢?”

“有什么办法得到它?”

“我们把弟弟骗卖给苏士地区的头目吧。”

“怎样才能骗卖他?”

“我和你一起去苏士,让那个头目带两个伙计到我们家来吃饭。至于弟弟这方面,我会说服他。今晚你等着瞧我的吧。”

萨勒和莫约密谋出卖朱特,两人相邀着到那苏士地区头目家中,对他说道:“老爷!我们特来见你,是因为有一件让你高兴的事。”

“哦?有什么事?”头目表示欢迎。

“我们两个是亲兄弟,此外还有一个顽劣无用的弟弟。家父过世后,遗下一份财产,分为三份,他拿走一份,吃喝嫖赌、花天酒地地挥霍完了,便来找我们的麻烦,赖我们的财产。我们被迫和他打官司,花了很多钱,把我们弄穷了。就这样,他还不放过我们,因此我们打算卖掉他。请老爷买下他吧。”

“你们设法骗他到这儿来,我会很快送他去做苦工的。”

“那可不行。最好今晚你带两个人到我家去作客,等他睡熟后,我们会协助你,五个人一起动手捉住他,拿木头塞住他的嘴,趁黑夜带走他,到时候随你怎么对待他。”

“我知道了,就这么办吧。我出四十个金币,怎样?”

“卖!今晚你带人来,我们在巷口等你。”

“好的,你们回去吧。”

萨勒和莫约回到家中,跟朱特聊了一会儿家常,萨勒便走到朱特面前,吻他的手。朱特觉得奇怪,问道:“哥哥,你怎么了?”

“弟弟,有件事情我很为难。是这样的,我有一个好朋友,你不在家时,他常请我去吃饭。今天我去探望他,他又请我吃饭,我说:‘不行,我得和我弟弟在一起。’他说:‘让你弟弟也来好了。’我说:‘他不愿来,还是你和你弟弟来我家吃饭吧。’我是随便应酬一句的,谁知他欣然同意,答应今晚带他弟弟来我家吃饭。我怕你不愿见他们,所以征求你的意见,是否能以你的名义请他们吃晚饭?若是不方便的话,我只好上邻居家去招待他了。”

“何必上邻居家呢?是我们的屋子太窄,容不下他们吗?是我们没东西款待他们吗?这种事不必跟我商量。我们家境已好转,食物丰富,足够招待客人。以后有人上我家来,我不在,你们就向母亲索取吃的,她会给你们的。好了,你去请他们吧,好运会随着客人光顾我们家的。”

萨勒千恩万谢,吻了朱特,就走出门去,坐等到太阳西沉。果然,头目等人如约前来。

萨勒忙领他们进屋。朱特友好地招呼客人,请他们坐下,陪他们聊天。朱特不知来者不善,友善地接待他们,让母亲准备晚饭。朱特从鞍袋中取出四十盘珍馐美味,摆成盛宴款待他们。来人不明底细,还满以为是萨勒请的客。

饭后,又聊了一会。晚上,朱特取出甜点待客,直吃到夜深人静,才上床睡觉。

等朱特睡熟,这群人就蹑手蹑脚、悄悄地行动起来。朱特从梦中惊醒过来时,嘴里已经塞着木节,身体也被牢牢地绑住了。趁着夜色,他们把他送往苏士地区。

从此,他开始过着囚徒般的苦役生活。

朱特得到魔戒

朱特在苏士地区做了一年苦工后,跟其他同船渡海,不料,船在途中触礁遇险,仅朱特一人生还。上岸后,他艰苦地跋涉到一个阿拉伯人的帐篷中,说明他失事的经过。帐篷中有个吉达商人,同情他的遭遇,对他说:“埃及人,你如愿意替我做事,我可以管你吃穿,带你上我家乡吉达去。”

朱特表示愿意,从此,就随商人踏上了到吉达的旅程。他忠厚老实,干活卖力,颇得主人的欢心。

后来主人去朝觐,带了他同行。到了麦加,朱特去游圣寺时,无意间碰见了他的摩洛哥朋友迈德,与他共叙别情。朱特忍不住伤心流泪,讲了一遍他的遭遇,迈德非常同情他,带他到自己的寓所去。他给了他一身华丽衣服,对他说:“朱特,你已经摆脱困境了。”他说着,拿沙盘替他卜卦,测出了他哥哥的遭遇,对他说:“朱特,你的两个哥哥已被逮捕,埃及国王把他们关进了监狱。我希望你搬到我这儿来,这对你有好处。”

“我要征得主人的同意,才能搬来。”

“你欠他钱吗?”

“不。”

“好吧!做事应该有始有终。你先去征求他的同意,然后搬过来吧。”

朱特回到那位主人面前,对他说:“我碰见我哥哥了。”

“你去领他来,我们请他吃饭吧。”

“不用,他是个富人,有好多仆人伺候他呢。”

商人给了他二十枚金币,说:“朱特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朱特告别商人,在路上看见一个穷人,便发慈悲,把二十枚金币慷慨地全部赠予他。朱特匆匆赶到迈德的寓所,跟他一起生活,度完了朝圣的佳期。

一天,迈德把从佘麦尔答宝库中取得的戒指送给他,说:“这个给你,它会带给你好运。它有一个能干的仆人,叫腊尔顿·哥绥。你拥有它,世上的一切应有尽有。只要一擦戒指,它的仆人会马上来听命的,要什么都行。”他说着,擦了一下戒指,仆人应声出现,大声说道:

“主人!我来了。您需要什么?是重建城市,还是毁灭城市?是毁灭军队,还是要国王完蛋?”

“腊尔顿·哥绥,这位是你的新主人。从今以后,你听命于他。”迈德指着朱特叮嘱仆人,随即令他隐去,接着对朱特说:“你一擦戒指,哥绥就会出现。你要什么,尽管吩咐他,他不会抗命的。把戒指好好收藏起来,将来回到家,你可以借它报仇,千万别轻看了这个戒指的价值。”

“好的,请允许我回家乡去吧。”

“你让戒指帮忙好了。等仆人出现时,你骑在他背上,对他说:‘你必须在今日之内送我回家去。’便可达到目的。他不会违背你的。”

朱特解救两个哥哥

朱特对迈德感激不尽,向他告别后,一擦戒指,腊尔顿·哥绥立刻出现,向他说道:

“主人!我应命而来,请吩咐吧。”

“今天送我到埃及吧。”

“遵命。”他说着背起朱特,升上天空,从中午不停地飞到半夜,到达了埃及,送朱特到了他家的院子里,然后他才隐去。

朱特进入房内,他母亲看到他,一下子翻身起床,招呼他,问候他,然后她伤伤心心地叙述了他走后,哥哥被捕、国王抢走金银珠宝和鞍袋的经过。他听了,觉得两个哥哥实在太过份,他安慰母亲说:“妈妈,再不必为失去那些宝贝发愁了,我要把哥哥们从监狱里救出来呢。”说完,他一擦戒指,腊尔顿·哥绥立刻出现,说道:

“主人!我应命而来,请吩咐吧。”

“马上从国王的监狱里救出我的两个哥哥吧。”

腊尔顿·哥绥霎时钻入地下,依命行事。

萨勒和莫约在狱中备受折磨,处境凄凉,不想再活下去。其中一个叹道:“兄弟啊!向安拉起誓,这种牢狱里的苦难日子要熬到什么时候呀?我们还不如死了算了。”正当他们绝望之际,狱中的地面突然裂开,腊尔顿·哥绥出现了。他救出萨勒弟兄两人,把他们送到家中。

他们受到惊吓,不省人事,过了好一会,才慢慢苏醒过来,发觉自己已在家中。见朱特和母亲坐在一起,并对他们说:“两位哥哥没出事,这就好了。”

两个哥哥听了朱特的安慰,羞愧地低下头,难过地流泪,对弟弟感激不尽。

朱特说道:“别哭了,你们出卖我,是你们贪婪过度,受了妖魔的蛊惑。我只好拿约瑟来解嘲了。他的哥哥们对待他的毒辣手段,比你们更残酷呢。他们把约瑟扔在枯井里。你们干了同样的事情,快快向安拉求饶吧!安拉是仁慈的,他会饶恕你们。我呢,你们不必多虑,我不跟你们计较,我会原谅你们的。”

朱特好言安慰他的两个哥哥,让他们安心,然后把他在苏士地区的遭遇,到麦加城碰到迈德,获得戒指的经过,一一叙述了一遍。他们听了,说道:

“弟弟,你饶恕我们吧。今后我们再不会这样了,否则你怎么处罚我们都行。”

“没关系,这没有什么。国王怎样对待你们的,请告诉我吧。”

“他拷打、威胁我们,把两个鞍袋抢走了。”

“没关系,我不怕他。”

朱特的宏伟宫殿

朱特一擦戒指,腊尔顿·哥绥出现在他面前。他的两个哥哥见此情景,非常害怕,以为朱特要叫他杀死自己,因此慌忙向母亲求救,说道:“妈妈,看在我们母子情份上,求你替我们说情,救救我们吧。”

“儿啊!你们别怕,他不会伤害你们。”朱特的母亲安慰他们道。

接着朱特吩咐仆人:“我命你到王宫,把国王宝库中的金银财富全都给我搬来,一点不留,把他抢走的那个鞍袋也夺回来。”

“是,遵命。”仆人回答着。

一会儿后,王宫中的全部财宝和两个鞍袋全被搬到朱特家中。哥绥说:“报告主人,全都拿来了,王宫中什么也没留下。”

朱特把装金银珠宝的鞍袋交给他母亲收藏,另一个则自己留着,又吩咐仆人:“我命你今天连领夜给我建一幢宏伟的宫殿,必须金碧辉煌、富丽堂皇。限黎明之前修完。”

延伸阅读
一千零一夜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