渔夫和雄人鱼的故事

编辑:好词好句    阅读: 41 次    相关: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个名叫阿卜杜拉的打鱼人,他很穷,有九个儿子。他以打鱼为生,每天到海边去打鱼卖得的钱,只够勉强糊口。只有运气好时,打到的鱼多些,才能给孩子们买些水果,改善一下生活。总之,阿卜杜拉家境贫寒,吃了上顿没有下顿。他总是唉声叹气地说:“明天吃什么就等明天再说吧。”

正在贫困交加的节骨眼上,他的老婆又给他生了个儿子,总共有十个儿子了。这样,全家十二口的生活重担都压在了这个可怜的打鱼人的肩上,他有些支撑不住了,尤其是小儿子出生那天,他家一点粮食也没有,大人孩子饿极了。

他老婆说:“当家的,快想办法弄点吃的让我们活命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渔夫说,“趁今天孩子诞生的吉日,望安拉赐福,我这就上海边去打鱼,也许这个新生婴儿会带给我们好运气呢。”

“去吧!求安拉庇护你,快去打鱼吧。”

渔夫和面饼商 渔夫带着鱼网去了海边,怀着满腔希望撒下网,凝视着大海,默默地祈祷着: “主啊!求你给我们孩子富裕的生活,别叫他受苦受穷吧。”

他耐心等了一会,然后收网,可网中除了垃圾、泥土、沙石和海藻外,连一条小鱼也没有。他收拾鱼网,第二次撒网,又等了一会儿收上来,还是没打到鱼。他又打了第三网,仍然没打到鱼。无奈,他只得换个地方,继续撒网,但却还是打不到鱼。就这样,频繁地换着地方,却始终没打到鱼。

他觉得奇怪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莫非安拉造化这个孩子是为了让他受苦受难的吗?不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,安拉是万能的,一定会赠给孩子食物的;安拉是仁慈的,他会赏赐这孩子衣食的。”

他嘀咕着收起鱼网回家,想着家中正坐月子的老婆和初生的婴儿,就心烦意乱,心如刀割。这怎么好?对孩子们该说什么呢?

他默默地走着,不知不觉走到卖面饼的阿卜杜拉的炉前,那里挤满买面饼的人,面饼的香味使他越发感到饥饿。这正是粮食缺乏的时节,买面饼的人在面饼铺前挤得水泄不通,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把钱递过去,希望很快买到面饼。由于顾客太多,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忙得不可开交,应接不暇。

这时候,他抬头看见可怜的渔夫,便招呼他:

“你要面饼吗?”

渔夫默不作声。

“你说吧,别不好意思,安拉是仁慈的。”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催他,“如果你没钱,我可以赊给你,等你有钱时再还我。”

“安拉在上,我实话实说吧,现在我穷得一文钱也没有,只好拿这鱼网作抵押,赊几个面饼,拿回家去糊口,等明天我打到鱼就来赎好了。”

“唉!鱼网是你的命根子,是你谋生的工具。你拿它作了抵押,就没法打鱼。告诉我吧,你需要多少面饼?”

“需要五块钱的。”

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赊给渔夫五块钱的面饼,还借给他五块钱,说道:“这五块钱你去买点其它的什么吧。这样你共欠我十块钱,等你打到鱼,再还我也不迟。如果没鱼可打,你只管拿饼去吃。”

“谢谢你,愿安拉保佑你。”渔夫感谢了一番,拿着面饼和钱,给孩子们买了点吃的,就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中。

他见老婆坐在屋里,正在安慰饿得直哭的孩子们:“别哭,爸爸马上给你们买吃的来了。”于是,他赶忙走到妻子面前,一边把吃的东西拿给孩子们,一边跟老婆叙述打鱼的经过和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对自己的照顾。老婆听了,哭着说道:

“安拉是仁慈的。”

第二天,渔夫一早起床,带着鱼网又出去打鱼了。

他匆匆来到海边,撒下网,祈祷道:“真主啊!保佑我多打些鱼,让孩子们别饿肚子吧!千万别让我在卖面饼的阿卜杜拉面前丢脸。”他祈祷着,然后撒网收网,一次次重复着。可一直忙到傍晚,他还是没打到一条鱼。他大失所望,满腔忧愁苦闷,心想:“回家时,必须从卖面饼的阿卜杜拉门前经过,这样多难堪啊!从哪儿回家呢?最好赶快走过他那儿,别叫卖面饼的阿卜杜拉看见我。”

可是事与愿违,他刚走到烤炉前,卖面饼的阿卜杜拉便看见了他,大声喊着: “打鱼的阿卜杜拉,你怎么了,又没打到鱼吗?没关系,你只管拿些面饼和零花钱,等方便时再还我。”

渔夫阿卜杜拉很不好意思,走到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跟前,说道:“我今天又没打到鱼,所以不好意思来见你。”

“你不用着急,我不是告诉你,等你交好运时再说吗?”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说着赊给他面饼,并又借给他五块零用钱。

渔夫很感激,十分感谢卖面饼的阿卜杜拉,带着面饼和钱回到家中,对老婆讲了面饼和钱的来历。老婆听了,十分感谢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对他们的隆情厚意,说道:“安拉是仁慈的,若是安拉意愿,他会恩赐你,使你能够把欠阿卜杜拉的钱还清的。”

渔夫抱着希望,勤勤恳恳,每天去海边打鱼,可是一无所获。过了四十天,还是一条鱼也没打着,全靠卖面饼的阿卜杜拉接济他们度日。卖面饼的阿卜杜拉从来没向他要鱼,也没逼他还债,而且总是心平气和地赊给他面饼,借给他零用钱,每当渔夫请他结算帐目时,他总是说:

“还不到结帐的时候呢,等你交好运时再说吧。”渔夫只好替他祈福祈寿,请安拉保佑他。

渔夫失望到极点。

在第四十一天,他愤愤地对老婆说:“我不打鱼了,我将另谋出路。”

“这是为什么呢?”老婆不明白地问。

“我的生活好像不能从海里谋取了,这种情况真不知要延长到什么时候。安拉在上,在卖面饼的阿卜杜拉面前,我头都抬不起,我每天去海滨打鱼,必须从他炉前经过,又没有别的路可走;我回家从他炉前经过时,他总是赊给我面饼,借给我零用钱。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完结呢?”

“赞美安拉!多亏他让卖面饼的阿卜杜拉怜悯你,使你得以糊口生存。你还有什么可埋怨的呢?”他老婆不同意他的想法。

“可是我欠他的债越积越多,他难免要来讨债的。”

“是不是他说话伤害了你?”

“不!其实是他自己不愿结帐的。他告诉我说,等你走运时再结帐。”

“既然如此,也没啥。如果他向你讨债,你就对他说:‘我时运好转时,会向你表示谢意的。’这不就行了吗?”

“可是我们所指望的好运,何时才能降临呢?”

“放心吧,安拉是仁慈的。”老婆安慰他。

“不错,你说得对。”渔夫有了信心。

渔夫和雄人鱼 渔夫阿卜杜拉又充满信心地带着鱼网来到海滨,边撒网,边默默地祈祷:“真主啊!求你开恩,至少也应该让我打到一条鱼,好送给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吧。”

他等了一会,然后拉网,只觉得很沉很沉,简直拉不动。他不怕麻烦,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把鱼网拽了上来,一看,网中躺着一匹被水泡胀后发臭的死驴。他感到一阵恶心,大失所望,叹气道:“唉,没法了,只盼万能之神安拉拯救了。当初我告诉老婆,海中不是我谋生的地方,我不想打鱼为生了,可她劝我说,安拉是仁慈的,他会恩赐我的。难道这匹死驴便是她所说的恩赐吗?”

他埋怨着,扔掉死驴,把鱼网清洗一番,远远地挪了一个地方,又撒下网,等了一会,然后拉网。鱼网更沉重,根本拉不动,他紧拉网绳,使尽全身力气,双手都弄得皮破血流,好不容易才把鱼网拽到岸上。可是仔细一看,他吓了一跳,原来网中打到的是个活人,他认为这人是被所罗门大帝禁闭在胆瓶中的魔鬼,日子久了,胆瓶破了,魔鬼溜出来后落到了网中,所以,他越想越怕,怕得要命,慌忙逃跑,边跑边哀求:

“所罗门时代的魔鬼哟!饶恕我吧,饶恕我吧。”

渔夫张惶失措逃命的时候,忽然听见那个人喊道:“嘿!打鱼人,你别跑,我也是人哪。你快来放掉我,我会报答你的。”

他听了喊声,这才停住了脚,颤颤抖抖地回到海滨。原来他打到的不是魔鬼,而是一个雄人鱼。他感到奇怪,对雄人鱼说:“你不是魔鬼吗?”

“不,我不是魔鬼,我也是信仰安拉的人类。”

“那么谁把你弄到水中的呢?”

“我本来生长在海里。刚才我从这儿游过,由于不小心,就落到了你网中。我们生活在海里,听安拉的命令,而且对安拉创造的各种生命充满仁爱之心。我要是不怕犯罪,那么你的鱼网早就被我撕破了。我是安拉的臣民,服从安拉的安排。现在假如你肯释放我,你就是我的主人,你愿看在安拉的面上放了我吗?愿意跟我成为知心朋友,每天在这儿交换礼物吗?如果每天你给我一筐葡萄、无花果、西瓜、桃子、石榴等陆地上的水果,我便拿同样的一筐珊瑚、珍珠、橄榄石、翡翠、红宝石等海中珍宝酬谢你。我的这个建议,不知你是否同意?”

“好的,我愿意。现在咱们朗诵《法谛海》①,正式结为知心朋友吧。”渔夫同意结交,并提出结交的办法。

渔夫和雄人鱼各自背诵了《法谛海》,结为知己朋友。他把雄人鱼从网中放出来时,雄人鱼道:

“请问尊姓大名?”

“我叫阿卜杜拉。”

“是吗?那你是陆地上的阿卜杜拉,我是海里的阿卜杜拉,我们同名,是朋友了。请你在这儿等我一会,我给你取一份见面礼物去。”

“明白了,遵命。”渔夫高兴地说。

雄人鱼跃入海中,一会儿就不见踪影了。

渔夫后悔不该释放他,叹道:“我怎么知道他还来不来见我呢?如果他是借以脱身,说好听的话骗我呢?如果不放走他,把他拿到城中供人观赏,带到大户人家去展览,说不定倒可以捞几个钱花呢。”他越想越懊恼,责备自己说:“我真傻!竟把到手的东西扔掉了。”

正当他左思右想后悔不已的时候,雄人鱼却突然出现了。他两只手握满了珍珠、珊瑚、翡翠、红宝石等海里的名贵珍宝,对渔夫说道:“收下吧,朋友。请别见怪,因为我没有箩筐,不然我会给你弄一箩筐呢。今后,我们每天黎明到这儿来见面好了。”

说完,他向渔夫告辞,跃入水中消失了。

渔夫带着雄人鱼送的珍稀礼物,兴高采烈,满载而归。他一直走到卖面饼的阿卜杜拉炉前,颇为得意地告诉他说:

“老兄,我的运气来了,请替我结帐吧。”

“不忙!不忙!如果你打到鱼,就给我好了;要是还没打到鱼,你还是拿面饼 去吃,取零用钱去花,等你走运时再说好了。”

“好朋友,蒙安拉赐福,我已经走运了。我一直都向你赊欠,现在给你这个作为还债,你收下吧。”

他说着把手边的珍珠、珊瑚、红宝石等珍宝分出部分,递给卖面饼的阿卜杜拉,作为酬谢,接着说道:“今天请再借给我点零花钱,等我卖了珠宝,一并偿还你。”

卖面饼的阿卜杜拉把身边的钱统统给了渔夫,说:“我以后就是你的仆人了,愿意好生服侍你。”说完把面饼全收起来,装在箩筐中,头顶箩筐,送到渔夫家里。他又到集市上,买了各种好吃的东西,送到渔夫家里,忙忙碌碌地做饭给渔夫一家吃。他整整一天都忙于伺候渔夫的一家。

“老兄,太劳累你了。”渔夫非常感激。

”你对我有无限恩惠,我愿意做你的奴婢。这是我应尽的义务呢。”

“你是我的救命恩人。我走投无路的时候,蒙你多关照。你的恩德,我将永生难忘。”渔夫打心眼里感谢卖面饼的阿卜杜拉,和他一块儿吃喝,并留他过夜,跟他成为知己。

当晚,渔夫把自己当天的遭遇告诉了老婆。

“打到雄人鱼,并和雄人鱼结交的经过,”老婆嘱咐渔夫道:“这一切你一定要好生保密,别叫官府知道。否则,他们会借故逮捕你呢。”

“我对任何人都会保密,但对卖面饼的阿卜杜拉,我却不能不说实话。”他向老婆表明态度。

渔夫和珠宝商

第二天一早,渔夫准备好一筐水果,匆匆赶到海滨,说道:“海里的阿卜杜拉,出来吧!”

“我来了。”雄人鱼突然出现在渔夫面前。

渔夫把水果递给雄人鱼。

雄人鱼收下水果,跳入水中。不多久,雄人鱼带着一满筐珍珠、宝石再次出现在渔夫面前,渔夫收下礼物后,告辞雄人鱼,把一筐珠宝顶在头上,兴奋地回家。归途中路过烤面饼的炉前,卖面饼的阿卜杜拉笑容满面地对他说:

“亲爱的主人啊!我给你烤了四十个甜面包,已经送到府上了,现在我正为你做一种更好吃的糕点呢,等烤熟了就给你送去,然后再替你买肉和蔬菜好了。”

渔夫十分感激,又从筐里抓了三把珍珠宝石给他,然后就回家了。

渔夫回到家中,放下筐子,从珠宝堆中挑选了一些最名贵的,带往珠宝市场。他找到珠宝商的头目人,向他说:“你收购珍珠宝石吗?”

“什么样的珠宝?我看一看吧。”

渔夫拿出身边的珍珠宝石给他看。他看了之后,问道:“除此之外,你还有别的珍珠宝石吗?”

“有的!我还有一整筐呢。”

“你住在什么地方?”

渔夫说明了自己的住址。珠宝商拿着他的珠宝不放,并吩咐随从:“这就是盗窃王后首饰的那个坏蛋,快把他逮起来吧。”接着随从们打了渔夫一顿,再把他捆起来。随后头目人向所有珠宝商宣布:“我们抓住窃贼了。”

于是商人们议论纷纷,有的说:“张三的货物,是这个坏蛋偷走的。”有的说: “李四家里被偷得精光,一定也是他干的。”他们捕风捉影,你一言、我一语,把所有的盗窃案都归罪于渔夫。渔夫却默默不语,不做任何辩护,由他们去诬赖。

之后,商人们把他押进皇宫去治罪。

珠宝商的头目向国王邀功道:“启禀陛下,王后的首饰被盗后,我们接到通知,奉命协助缉捕窃贼,比任何人都卖力,终于破了此案,替陛下捕获了窃贼。盗犯已经带到宫中,请陛下裁决。这是从他身上搜到的赃物。”

他说罢,献上渔夫的珍珠宝石。

国王收下珠宝,递给太监,吩咐道:“拿到后宫,让王后过目,看这些珠宝是不是她丢失了的那批?”

太监赶忙照办。

王后把珍珠宝石拿在手里,仔细察看,爱不释手。她对太监说:“去吧,快去禀告陛下,我的首饰已经找到了,这些珠宝不属于我,不过它们比我那批首饰镶嵌得还要好。求陛下别冤枉、虐待这些珠宝的主人。如果他愿意出售,便请陛下把这些珠宝购下,给我们的公主镶配簪环首饰。”

太监按王后的吩咐,急忙来找国王,把王后的话重复一遍。国王听了,大发脾气,把珠宝商的头目及其同行痛骂一顿,责怪他们不该冤枉好人。珠宝商挨了骂,强辩说:“陛下,我们知道这个人原来以打鱼为生,哪来这么多珠宝呢?一定是偷来的。”

“你们这伙势利小人,难道你们认为平民就不配有财富吗?你们为什么不问一问他的珠宝是哪儿来的呢?或许是安拉额外赏赐他的。你们竟敢明目张胆地说他是贼,当众侮辱他!你们这些家伙,统统给我滚出去!”

渔夫和国王

国王撵走珠宝商,和颜悦色地对渔夫说:“打鱼人,你受到安拉的赏赐,我衷心祝福你,愿意保护你的生命财富。现在你必须老实告诉我,你的这些珠宝是从哪儿来的?我虽然贵为国王,可是像这样名贵的珍珠宝石,连见也都没见过呢。”

“陛下,像这样的珍珠宝石,我家里有一满筐呢。这些珠宝呀……”渔夫把结识雄人鱼和交换珠宝的经过一一讲给国王听,最后说道:“我同雄人鱼约定,每天我带一筐水果给他,他回赠我一筐珍珠宝石。”

“这是你的福份,不过,你要是没有名誉地位,就不能保护自己的财富。我可以保护你的财富不受侵害,但是将来也许我被免职,或者死去,由别人来当国王,那时,你也许会为财而亡。因此,我想招你为附马,让你当宰相,规定由你继承王位。这样,即使我死后,你的生命财富也不会受人暗算。”

国王说完,命令侍从:“你们快带他上澡尝洗澡。”

侍从带渔夫去洗澡,替他擦洗身体,拿宫服给他穿戴,然后带他上朝,拜见国王。国王委命他为宰相,并派许多手下到渔夫家中,给他的老婆、儿子们换上华丽的衣服,让他老婆抱着最小的儿子坐在轿中,前呼后拥地把他一家接进宫。

渔夫的九个儿子一进宫,国王一个一个地搂抱他们,让他们坐在自己身边。由于国王没有儿子,只有一个公主,所以格外厚爱渔夫的几个儿子。在后宫里,王后也热情款待渔夫的老婆,使她感到无比荣幸,她们亲如一家。不久,国王宣布招渔夫为附马,命法官、证人替渔夫和公主证婚,以渔夫的珠宝为聘礼,同时将城廓装饰得焕然一新,并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庆典。

国王招了附马,非常心慰。

第二天黎明,国王从梦中醒来,依窗眺望,只见渔夫头顶一筐水果,正要朝外走,便赶忙走到他面前,问道:“贤婿,你头上顶的是什么东西?你要哪儿去?”

“我带水果去找海里的阿卜杜拉,跟他交换礼物。”

“贤婿,现在不是找朋友的时候。”

“我必须履行诺言,否则他会说我不守信用。我不是撒谎者,也不愿为享乐而忘了旧交。”渔夫说明必须去会雄人鱼的理由。

“你说的对,还是去会朋友吧。愿安拉保佑你。”国王同意附马去找他的朋友。

渔夫高高兴兴地离开王宫,前往海滨。

一路上,只听人们议论纷纷:“这位是刚跟公主结婚的驸马,他拿水果换珠宝去了。还有一些人以为他是卖水果的,叫住他问:“喂!水果多少钱一斤?卖给我吧!”他不想得罪人,只好随便应付,说道;

“你等着吧,等我回来再说。”

他径直到了海滨,和雄人鱼见面,交换礼物。

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荣升宰相

渔夫虽然成了国王的女婿,贵为宰相,却仍然履行诺言,每天按时去海滨和雄人鱼会面,交换礼物。他每天都要路过卖面饼的烤炉,只见铺门紧锁着,接连十天都没有开门。他觉得奇怪极了,心想:“他上哪儿去了呢?”

他向邻居打听:“老兄,你知不知道卖面饼的阿卜杜拉上哪儿去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邻居说:“他生病了,在家躺着。”

“他家在哪儿?”渔夫打听了地址,然后根据邻居的指点,到了他家。

卖面饼的阿卜杜拉听见敲门声,从窗户往外看,看见渔夫头顶箩筐,站在门前,便一骨碌跑下楼,打开了门。他扑向渔夫怀里,紧紧地抱着他不放。

“你好吗?朋友。”渔夫问他,“我每天从你的烤炉门前经过,看见铺门总锁着。我向你的邻居打听消息,才知道你生病了,因此我问了你的住址,来探望你。”

“你心好,愿安拉赐福你。”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表示感谢,“事实上我并没有生病,只是听说有人造你的谣,诬陷你偷窃,被国王逮捕起来,我很害怕,所以才关闭烤炉,躲在家中,不敢出去。”

“是有那么回事。”于是渔夫把珠宝商的诬赖,以及他在国王面前判明是非曲直的经过,从头到尾,详细说了一遍。然后他说:“国王已经招我为附马,并委我为宰相。从今以后,你不用害怕了,今天我把这筐珠宝一齐送给你,请收起来吧。”

他安慰卖面饼的阿卜杜拉一番,然后告辞,带着空筐回到宫中。

“贤婿,今天你是不是没见到你的朋友,海里的阿卜杜拉?”国王见他带着空筐回来,满腹疑虑。

“我见到他了。他给我的珠宝,我转送给一个卖面饼的朋友了,因为那个朋友曾经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接济过我。”

“那位卖面饼的朋友是谁啊?”

“他是忠厚老实的好人。当初我生活无着,快要饿死时,全靠向他赊借,维持生命。他从来都是好言宽慰我,从不怠慢我。”

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“他是卖面饼的阿卜杜拉;我的名字是陆地上的阿卜杜拉,跟我交换礼物的那个朋友是海里的阿卜杜拉。我们是同名的好朋友。”

“我的名字也叫阿卜杜拉。”国王说:“真巧!这么说,凡属安拉的仆人,大家都是弟兄手足了。现在你快找人把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请进宫来,让我委任他左丞相的职务吧。”

渔夫遵循国王的命令,邀请卖面饼的阿卜杜拉进宫,并陪他谒见国王。

国王赏他一套宫服,委任他为左丞相,并宣布渔夫为右丞相。

渔夫去海中旅行 渔夫每天按时带一筐水果去海滨,向雄人鱼交换礼物,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整。

在没有鲜果的季节,他就拿些葡萄干、杏仁、榛子、胡桃、干无花果等干果去交换。他带去的无论是鲜果或干果,雄人鱼都欣然接受,并照例回赠他一满筐珠宝。就在交换礼物刚满一年的那天,渔夫仍带着水果来到海滨,交给雄人鱼,他坐在岸上,同站在岸边水中的雄人鱼闲谈起来。他俩越谈越投机,天上、人间、海中的事无所不谈,最后谈到生与死。

雄人鱼问道:“朋友,据说先知穆罕默德死后,埋在陆地上,你知道他的坟墓在什么地方吗?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在什么地方呢?”

“在一座被称为麦加的城市里。”

“陆地上的人上麦加去参观先知的坟墓吗?”

“是的,经常有人去参观。”

“拜访先知的人都能得到他的救助。你们陆地上的人,能拜谒先知的陵墓,真是幸运之至。朋友,你谒过圣陵吗?”

“我没谒过圣陵,因为过去我很穷,没有盘缠去谒圣陵。直到认识你以后,蒙你赐福,我才富裕起来。现在我有条件了,我应先到麦加朝觐,然后去谒陵。这对我来说,是当然的义务了,但我还没这么做,这是因为我太爱你了,一天也离不开你。”

“莫非你把爱我看得比谒陵还重要吗?你不知道吗?在麦加的先知穆罕默德力量无穷,将来总有一天,他会在安拉御前救助你,替你说情,使你得以进天堂的。难道为了贪图享乐,你甘心抛弃谒陵这桩大事吗?”

“不,安拉在上,谒陵这件事,对我来说是当务之急,恳求你同意我暂时离开你,让我今年去朝觐、谒陵吧。”

“你若想去,我当然同意。你到麦加谒陵时,请替我向先知的英灵致敬,我想托你带点礼物,拿去祭祀先知的圣陵,现在你随我下海,我请你到我家去,并把送给先知的礼物交给你,帮我带到麦加去。请帮我对圣灵说:‘穆圣,海里的阿卜杜拉向您致意,并送您这件礼物,恳求您将来在安拉御前福佑他。’”

“朋友,你生在水里,长在水里,水不会伤害你。如果你一旦离开水,来到陆地上,你的身体受得了吗?”

“是呀,我的身体离开水,干燥后,再经风一吹,我的生命就朝不保夕了。”

“我也和你一样。我生在陆地,长在陆地,我若下海去,海水会灌满我的肠胃,非把我淹死不可。”

“你不必担心,我拿油来抹在你身上,你就不怕水了。这样,你即使在海中生活,一切也不妨的。”

“哦,这我就放心了,你给我拿油来,让我试试看吧。”

“好的,我去了。”雄人鱼带着水果,跃入水中,不见了。

过了一会儿,雄人鱼又出现在渔夫面前,手里捧着一种形状跟牛油相似的脂肪。渔夫见了,问:“朋友,这是什么?”

“这是鱼肝油,是从‘丹东鱼’的身上弄来的。在鱼类中,这种鱼身体最庞大,比你们陆地上的任何野兽都大,可以吞食骆驼、大象。这种鱼常跟我们作对,是我们的死敌。”

“朋友,这种凶恶的家伙,它们靠吃什么生存?”

“吃海里的各种生物。你们人类不是经常以‘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’作为人世间强欺弱的比喻吗?难道这句谚语你没有听说过?”

“你说的对,但这种‘丹东鱼’海里多不多?”

“多得不得了,只有安拉知道有多少。”

“我随你下海去,如果碰上丹东鱼,不是要被它们吃掉吗?”

“别怕,因为丹冬鱼一见你,知道你是人类,只会忙于逃命的。丹冬鱼不怕海里的生物,只怕人类,因为人类是丹冬鱼的大敌,丹冬鱼一旦吃了人肉,会立即死去,人类身上的脂肪是它致命的毒素。我们收集丹冬鱼的脂肪,全凭人为媒介。如果有人落水,尸体变了样或破碎之后,被丹冬鱼误食了,它便会即刻毒发身亡。一个人到成群的丹东鱼中吼叫一声,足以一下子吓死它们,一个也不剩。”

“我靠安拉保佑了。”渔夫欣然接受邀请,愿去海中游览。

于是他脱下衣服,在岸上挖个洞,把衣服埋藏起来,然后用鱼肝油涂遍全身,这才下海,潜入水中。他睁眼一看,舒适极了。水淹不到他,而且他行动自由,无论向前或退后,左转或右拐,上或下都游走自如。四面八方都围绕着水,他好像在透明的帐篷中,非常惬意。

“朋友,你觉得怎么样?”雄人鱼关心渔夫的安全。

“很好!你的话一点也不假。”渔夫感到满意。

“那么随我来吧。”雄人鱼带渔夫一直向前走。

渔夫跟着雄人鱼,尽情观赏海里的美景。他所经之地,到处对峙着山岳,各种鱼鳖形状不一,有的像水牛,有的像黄牛,有的像狗,有的像人。各种鱼鳖见到他都没命地奔逃。渔夫觉得奇怪,便问雄人鱼:“朋友,我们所碰到的各种鱼鳖,为什么都纷纷逃走呢?”

“它们怕你。因为安拉创造的各种生物中,人类是最令人望而生畏的。”

渔夫随雄人鱼继续漫游海中,欣赏奇观异景。他们来到一座巍峨的山岳前面,正想走过去的时候,突听一阵咆哮声。渔夫抬头一看,只见一个比骆驼还大的黑影,吼叫着从山顶上滚了下来。他大吃一惊,赶忙问雄人鱼:“朋友,那是什么东西?”

“这便是丹东鱼了。它向着我们冲来,是想吃掉我。朋友,你吼一声吧,趁它来吃我之前,你快对它吼叫吧。”

渔夫放开嗓门大吼一声,那丹东鱼果然被他的吼声吓死,悄无声息地滚下海底。他看到丹东鱼的下场,不禁惊喜交加,感叹道:“赞美安拉!我没用刀剑,手无寸铁,而这个庞然大物竟经不起我的一声呼喊便死去了!”

“朋友,你不必惊叹。向安拉起誓,这种家伙,即使有成千上万之众,它们也经受不住人类的一声吼叫。”雄人鱼说着,带着渔夫来到一座海底的城市。

渔夫见城中的居民都是女人,没有一个男人,便问雄人鱼:“朋友,这是什么地方?这些女人是做什么的?”

“这是妇女城,因为城中的居民都是女人,所以被称为妇女城。”

“她们有丈夫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没有丈夫,她们怎么怀孕、生孩子呢?”

“她们是被国王流放到此地的。她们不怀孕,也不生育。海里的妇女们,凡是触怒国王的,都要送到这座城里禁闭起来,终身不许出去。谁偷偷溜出城去,任何动物都可以吃掉她。除此城外,其它的城市都是男女同居的。”

“海里还有别的城市吗?”

“多着呢。”

“海里也有国王吗?”

“有。”

“朋友,海里的奇观异景,可真是够多的呀!”

“你所看见的,只是很少一部分。所谓‘海中美景胜比陆地’这句老话,难道你没听说过?”

“你说的对。”渔夫边答边仔细观看城中的女人们,她们一个个美丽得如一轮明月,长发披肩。所不同的是,她们的手足都长在肚子上,下身是一条鱼尾巴。

渔夫随雄人鱼离开妇女城后,又被带到另一座城市中。那儿到处都是人群,男女老幼,形貌都跟妇女城中的女人相似,每人都有一条尾巴。他们全都赤身裸体,不穿衣服,也不见做买卖的市场。

渔夫问雄人鱼:“朋友,这里的人怎么都裸露身体,不穿衣服?”

“哦,因为海中没有棉布,也不会缝衣服。”

“你们怎样结婚呢?”

“许多人根本不结婚,只要男的看中谁,便跟她同居。”

“这是不合法的。为什么你们不根据教法,先向女方求婚,送给她聘礼,然后举行婚礼,最后结成夫妻呢?”

“因为海里的人信奉很多种宗教。有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;有基督教徒;有犹太教徒;还有其它各种拜物教。时兴婚配的,仅仅是穆斯林而已。”

“你们既不穿衣服,也不做生意,那娶亲时,你们用什么作聘礼?用珍珠宝石吗?”

“珍珠宝石对我们来说,像石头一样,一钱不值。穆斯林中谁要娶亲,只要去打一批各式各样的鱼类,一般是一千或两千条,也有更多一点的,总之由他本人和岳丈协商决定。捕足鱼后,男女双方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便聚在一起,举行婚礼宴会,送新郎入洞房,新郎新娘便正式结为夫妻。结婚后,一般由丈夫打鱼供养妻子,要是丈夫无能,便由妻子捕鱼供养丈夫。”

“假若男女之间发生通奸这类丑事,那怎么办?”

“如果通奸的主犯是女方,她就被送往妇女城禁闭起来;假若她是孕妇,就要等孩子生下来后才执行。要是生下女儿,就得随母亲一起进妇女城,被称为‘淫妇的私生女’,让她老死在那里;如果生下的是儿子,便被送到王宫中,国王会杀死他。”

渔夫听了惩罚淫妇的办法,感到十分诧异。后来雄人鱼又带他到别的城市去游山玩水。

雄人鱼之家

雄人鱼带着渔夫走过一城又一城,尽情地观赏游览,共游览了八十座大小城市。每个城市各有不同的风貌。他好奇地问雄人鱼:“朋友,海中还有其它的城市吗?”

“有的。我带你看的城市,只是我家乡一带的。海中的城市数不胜数,即使用一千年的时间,每天带你参观一千座城市,每座城市让你看一千种奇观,那么,你所看见的也还不到海中奇城美景的二十四分之一呢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的参观游览就到这儿吧。因为这些城市和奇观,已经让我心满意足了。还有在吃的方面,我跟你在一块,八十天来,每天早晚都是不烧不煮的鱼,我可吃厌了。”

“你说的烧、煮,那是怎么一回事呀?”

“所谓烧、煮,是我们的烹调方法。比如一条鱼吧,我们把它放在火上,用烧或煮的办法,就能做成各种各样不同口味的食品呢。”

“我们生活在海中,到哪儿去找火?我们也不知道这些方法,所以吃的都是生鱼。”

“我们需用橄榄油或芝麻油煎鱼,吃起来味道好极了。”

“我们这儿也没有橄榄油、芝麻油,我们生长在海中,许多人世间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。”

“是的。这次你带我游览了不少城市,只是你的家我还没去过呢。”

“我们现在离我居住的城市还很远很远,它就在我带你下海的那一带。我带你跑这么老远,只想让你多参观一些海中城市罢了。”

“我参观了这么多城市,已经够了。现在我只想到你居住的那座城市看一看。” 渔夫说出了他的愿望。

“好的,我这就带你去。”雄人鱼说着带渔夫往回走。走啊、走啊。终于来到一座城市前。他对渔夫说:“喏!我就住在这座城里。”

渔夫一看,这城比他参观过的城市都要小。雄人鱼带他入城,来到一个洞前,指着说:“这就是我的家,这座城市中的住宅,都是些大大小小的山洞,海中的住宅差不多都是这样。海中的人要安家,必须先向国王请示,说明愿在什么地区定居,国王便派一队叫做‘浪戈尔’的鱼类去他定居的地方,帮他盖房。它们用尖硬的利嘴啄好山洞,盖成房屋。它们不要报酬,只让主人捕鱼作为它们的口粮。等居室啄成之后,主人就有了住处。海中人的居住、交往都是如此,彼此之间馈赠和酬劳一般总离不开鱼类。”雄人鱼解释一番,接着说:“请进我的家吧。”

渔夫随雄人鱼走进屋去,只听他喊道:“孩子!”随着他的呼唤声,他的女儿出来了,她有一张美丽如明月的脸蛋,一双黝黑的大眼睛,身段苗条,臀部肥大,披着长发,拖着鱼尾巴,全身一丝不挂。她一见渔夫,便问她父亲:

“爸爸!跟你在一起的这个秃尾巴人,他是谁呀?”

“这是我结交的陆地上的朋友。我每天给你带来的水果,就是他送给我的。你过来向他问好吧。”

她果然听话,亲切地向渔夫请安问好。

雄人鱼对女儿说:“贵客光临,是我们的福气!你快去准备饭菜款待客人吧。”

她一会儿便端出两条羊羔一般大的鱼。雄人鱼对渔夫说:“你请吃吧。”

渔夫虽然吃腻了鱼肉,可是饥肠辘辘,别无选择,只得硬着头皮嚼鱼肉充饥。这时候,雄人鱼的老婆带着两个小儿子回家来。她长得雍容美丽,她的两个儿子每人手中拿着一尾鱼娃,像陆地上的小孩啃胡瓜似的,吃得很香甜。她一见渔夫和她丈夫在一起,便随口问道:“这个秃尾巴是什么呀?”于是她和两个儿子以及她的女儿,都好奇地打量渔夫的屁股,笑得直不起腰来,嚷道:

“哟!安拉在上,他竟是一个秃尾巴人呀!”

“朋友,你带我到你家来,存心让你老婆儿女取笑我吗?”渔夫抗议。

“对不起!朋友。因为我们这里没有不长尾巴的的,所以碰到秃尾巴人,总是被带进宫去,供国王开心取乐。我的儿女年幼无知,内人见识短浅,你别跟她们计较。”雄人鱼向渔夫解释、道歉一番,随即大声斥骂家人:“你们给我住嘴!”

他又好言安慰渔夫,消除了渔夫心中的不满。

雄人鱼和渔夫绝交

雄人鱼领渔夫离开京城,回到自己的家。在送渔夫返回陆地之前,他取出一个包裹,递给渔夫,说道:“请收下这个包裹,帮我带往麦加,这是送给先知穆罕默德的一点薄礼,表示我对他的敬仰之情。”

渔夫收下了他的礼物,但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。

雄人鱼送渔夫返回陆地,归途中经过一个地方,渔夫看见那里的人们欢呼、歌唱、大摆筵席,人们成群结队,载歌载舞,好像是办什么喜事。他好奇地问雄人鱼道:“他们这么高兴,是不是在办娶亲的喜事?”

“不!他们不是娶亲,而是死了人在办丧事呢。”

“你们这儿死了人,还要聚众庆贺吗?”

“是的,我们这儿是这样的。可你们那儿怎样呢?陆地上死了人,是什么样的情形?”雄人鱼也好奇地打听陆地上的情况。

“我们陆地上死了人,亲戚朋友都为死者悲哀哭泣,尤其是女人们,总是打自己的耳光,撕破身上的衣服,一个个哭得死去活来。”

“把我托你送先知的礼物还给我。”雄人鱼睁大眼睛瞪着渔夫说。

雄人鱼要回礼物,和渔夫一起上岸后,突然果断地对他说:“我决心跟你绝交了!从今天起,咱们一刀两断!”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渔夫感到莫名其妙。

“你们生长在陆地上的人类,不是安拉的附属物吗?”

“不错,是安拉的附属物呀。”

“可是安拉收回他的附属物时,你们却不愿意,甚至于痛哭流涕。既然如此,我怎能把送先知的礼物托付给你呢?反过来,你们每逢生子,便欢乐无比,其实新生者的灵魂,原也是安拉的寄存物,而安拉取回他的寄存物时,你们为什么不愿意,并为此发愁、哭泣呢?这样的话,跟你们陆地上的人类结交,对我们来说,大可不必。”

雄人鱼说完,扔下渔夫,潜入水里,顷刻消失了。

渔夫把埋在岸边的衣服刨出穿上,带着珍珠宝石,满载而归。

国王喜出望外地前去迎接他,亲切地问候他道:“贤婿,你好吗?你为什么去了那么久才回来呢?”

渔夫把他去海里游览的经历讲了一遍。国王听了感到惊奇,羡慕不已。最后渔夫把雄人鱼和他绝交的事告诉了国王。国王听后,埋怨道:“你告诉他陆地上的情况,这可是你的错误呀!”

渔夫阿卜杜拉想念雄人鱼,继续每天去海滨。他呼唤雄人鱼,希望跟他和好,和他交换礼物,但却再也听不到他的回声,也看不到他的踪影了。

渔夫阿卜杜拉不厌其烦,从宫里到海滨,又从海滨到宫中,每天来回一趟。经过了漫长的一段时间,他知道希望已成泡影,这才断了念头,不再徒劳往返。

他跟岳父母、妻室儿女一起,在宫中舒适、快乐地生活着,一直到老。

①《法谛海》:《古兰经》第一章

延伸阅读
一千零一夜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