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

编辑:好男女    阅读: 7 次    相关专栏:

很久以前,在波斯国的某城市里住着兄弟俩,哥哥叫戈西母,弟弟叫阿里巴巴。父亲去世后,他俩各自分得了有限的一点财产,分家自立,各谋生路。不久银财便花光了,生活日益艰难。为了解决吃穿,糊口度日,兄弟俩不得不日夜奔波,吃苦耐劳。

后来戈西母幸运地与一个富商的女儿结了婚,他继承了岳父的产业,开始走上做生意的道路。由于生意兴隆,发展迅速,戈西母很快就成为远近闻名的大富商了。

阿里巴巴娶了一个穷苦人家的女儿,夫妻俩过着贫苦的生活。全部家当除了一间破屋外,就只有三匹毛驴。阿里巴巴靠卖柴禾为生,每天赶着毛驴去丛林中砍柴,再驮到集市去卖,以此维持生活。

有一天,阿里巴巴赶着三匹毛驴,上山砍柴。他将砍下的枯树和干木柴收集起来,捆绑成驮子,让毛驴驮着。砍好柴准备下山的时候,远处突然出现一股烟尘,弥漫着直向上空飞扬,朝他这儿卷过来,而且越来越近。靠近以后,他才看清原来是一支马队,正急速向这个方向冲来。

阿里巴巴心里害怕,因为若是碰到一伙歹徒,那么毛驴会被抢走,而且自身也性命难保。他心里充满恐惧,想拔脚逃跑,但是由于那帮人马越来越近,要想逃出森林,已是不可能的了,他只得把驮着柴禾的毛驴赶到丛林的小道里,自己爬到一棵大树上躲避起来。

那棵大树生长在一个巨大险峭的石头旁边。他把身体藏在茂密的枝叶间,从上面可以看清楚下面的一切,而下面的人却看不见他。

这时候,那帮人马已经跑到那棵树旁,勒马停步,在大石头前站定。他们共有四十人,一个个年轻力壮,行动敏捷。阿里巴巴仔细打量,看起来,这是一伙拦路抢劫的强盗,显然是刚刚抢劫了满载货物的商队,到这里来分赃的,或者准备将抢来之物隐藏起来。

阿里巴巴心里这样想着,决心探个究竟。

匪徒们在树下拴好马,取下沉甸甸的鞍袋,里面显然装着金银珠宝。

这时,一个首领模样的人背负沉重的鞍袋,从丛林中一直来到那个大石头跟前,喃喃地说道:“芝麻,开门吧!”随着那个头目的喊声,大石头前突然出现一道宽阔的门路,于是强盗们鱼贯而入。那个首领走在最后。

首领刚进入洞内,那道大门便自动关上了。

由于洞中有强盗,阿里巴巴躲在树上窥探,不敢下树,他怕他们突然从洞中出来,自己落到他们手中,会遭到杀害。最后,他决心偷一匹马并赶着自己的毛驴溜回城去。就在他刚要下树的时候,山洞的门突然开了,强盗头目首先走出洞来,他站在门前,清点他的喽罗,见人已出来完了,便开始念咒语,说道:

“芝麻,关门吧!”

随着他的喊声,洞门自动关了起来。

经过首领的清点、检查后,没有发现问题,喽罗们便各自走到自己的马前,把空了的鞍袋提上马鞍,接着一个人个纵身上马,跟随首领,扬长而去。

阿里巴巴呆在树上观察他们,直到他们走得无影无踪之后,才从树上下来。当初他之所以不敢贸然从树上下来,是害怕强盗当中会有人突然又返回来。

此刻,他暗自道:“我要试验一下这句咒语的作用,看我能否也将这个洞门打开。”于是他大声喊道:“芝麻,开门吧!”他的喊声刚落,洞门立刻打开了。

他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,举目一看,那是一个有穹顶的大洞,从洞顶的通气孔透进的光线,犹如点着一盏灯一样。开始,他以为既然是一个强盗穴,除了一片阴暗外,不会有其它的东西。可是事实出乎他的意料。洞中堆满了财物,让人目瞪口呆。一堆堆的丝绸、锦缎和绣花衣服,一堆堆彩色毡毯,还有多得无法计数的金币银币,有的散堆在地上,有的盛在皮袋中。猛一下看见这么多的金银财富,阿里巴巴深信这肯定是一个强盗们数代经营、掠夺所积累起来的宝窟。

阿里巴巴进入山洞后,洞门又自动关闭了。

他无所顾虑,满不在乎,因为他已掌握了这道门的启动方法,不怕出不了洞。他对洞里的财宝并不感兴趣,他迫切需要金钱。因此,考虑到毛驴的运载能力,他想好,只弄几袋金币,捆在柴火里面,扔上驴子运走。这样,人们不会看见钱袋,只会仍然将他视作砍柴度日子的樵夫。

想好了这一切,阿里巴巴才大声说道:“芝麻,开门吧!”

随着声音,洞门打开了,阿里巴巴把收来的金币带出洞外,随即说道:“芝麻,关门吧!”

洞门应声关闭。

阿里巴巴驮着金钱,赶着毛驴很快返回城中。到家后,他急忙卸下驮子,解开柴捆,把装着金币的袋子搬进房内,摆在老婆面前。他老婆看见袋中装的全是金币,便以为阿里巴巴铤而走险抢了人,所以开口便骂,责怪他不该见利忘义,不该去做坏事。

“难道我是强盗?你应该知道我的品性。我从不做坏事。”阿里巴巴申辩几句,然后把山中的遭遇和这些金币的来历告诉了老婆之后,把金币倒了出来,一古脑儿堆在她的面前。

阿里巴巴的老婆听了,惊喜万分,光灿灿的金币使她眼花缭乱。她一屁股坐下来,忙着去数那些金币。阿里巴巴说:“瞧你!这么数下去,什么时候才数得完呢?若是有人闯进来见到这种情况,那就糟糕了。这样把,我们先把这些金币埋藏起来吧。”

“好吧,说干就干。但是我还是要量一量这些金币到底有多少,心里也好有个数。”

“这件事是值得高兴,但你千万要注意,别对任何人说,否则会引来麻烦的。”

阿里巴巴的老婆急忙到戈西母家中借量器。戈西母不在家,她便对他老婆说:“嫂嫂,能把你家的量器借我用一下吗?”

“行呀,不过你要借什么量器呢?”

“借给我小升就行了。”

“你稍微等一下,我这就去给你拿。”戈西母的老婆答应了。

戈西母的老婆是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人,一心想了解阿里巴巴的老婆借升量什么,于是她在升内的底部,刷上一点蜜蜡,因为她相信无论量什么,总会粘一点在蜜蜡上。她想用这样的方法满足自己的好奇心。

阿里巴巴的老婆不懂这种技巧,她拿着升急忙回到家中,立刻开始用升量起金币来。

阿里巴巴只管挖洞,待她老婆量完金币,他的地洞也挖好了,他们两人一起动手,把金币搬进地洞,小心翼翼地盖上土,埋藏了起来。

升底的蜜蜡上粘着一枚金币,他们却一点也没有察觉。于是当这个好心肠的女人把升送还她嫂子时,戈西母的老婆马上就发现了升内竟粘着一枚金币,顿生羡慕、嫉妒之心,她自言自语说:

“啊呀!原来他们借我的升是去量金币啊。”

她心想,阿里巴巴这样一个穷光蛋,怎么会用升去量金币呢?

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。

戈西母的老婆左思右想,不得其解。直到日暮,戈西母游罢归来时,她立即迫不及待地对他说:“你这个人呀!你一向以为自己是富商巨贾,是最有钱的人了。现在你睁眼看一看吧,你兄弟阿里巴巴表面上穷得叮当响,暗地里却富得如同王公贵族。我敢说他的财富比你多得多,他积蓄的金币多到需要斗量的程度。而你的金币,只是过目一看,便知其数目了。”

“你是从哪儿听说的?”戈西母将信将疑地反问一句。

戈西母的老婆立刻把阿里巴巴的老婆前来借升还升的经过,以及自己发现粘在升内的一枚金币等事,一五一十说了一遍,然后把那枚铸有古帝王姓名、年号等标识的金币拿给他看。

戈西母知道这事后,顿觉惊奇,同时也产生了羡慕、猜疑的心情。这一夜,由于贪婪的念头一直萦绕着他,因而他整夜辗转不眠,次日天刚亮他就急忙起床,前去找阿里巴巴,说道:

“兄弟啊!你表面装得很穷,很可怜,其实你真人不露相。我知道你积蓄了无数的金币,数目之多,已经达到要用斗量才能数清的地步了。”

“你能把放话说清楚些吗?我一点也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。”

“你别装糊涂!你非常清楚我在说什么。”戈西母怒气冲冲地把那枚金币拿给他看,

“像这样的金币,你有成千上万,这不过是你量金币时,粘在升底被我老婆发现的一枚罢了。”

阿里巴巴恍然大悟,此事已被GMX和他的老婆知道了,暗想:此事已无法再保守秘密了。既然这样,索性将它全盘托出。虽然明知这会招来不幸和灾难,但处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也实在是没有办法,只得被迫把发现强盗们在山洞中收藏财宝的事,毫无保留地讲给他哥哥听了。

GMX听了,声色俱厉地说:“你必须把你看见的一切告诉我,尤其是那个储存金币的山洞的确切地址,还有开、关洞门的那两句魔咒暗语。现在我要警告你,如果你不肯把这一切全部告诉我,我就上官府告发你,他们会没收你的金钱,抓你去坐牢,你会落得人财两空的。”

巴巴穆司塔是一个贪图小恩小惠的财迷鬼,见到金币,立即答应了这个要求,拿手巾蒙住自己的眼睛,让马尔基娜牵着他,走进了戈西母停尸的那间黑房。这时马尔基娜才解掉蒙在巴巴穆司塔眼睛上的手巾,告诉他:“你把这具尸首按原样拼在一起,缝合起来,然后再比着死人身材的长短,给他缝一套寿衣。做完这些事后,我会给你一份丰厚的工钱的。”

巴巴穆司塔按照马尔基娜的吩咐,把尸首缝了起来,寿衣也做成了。马尔基娜感到很满意,又给了巴巴穆司塔一枚金币,再一次蒙住他的眼睛,然后牵着他,把他送回了裁缝铺。

马尔基娜很快回到家中,在阿里巴巴的协助下,用热水洗净了戈西母的尸体,装殓起来,摆在干净的地方,把埋葬前应做的事都准备妥当,然后去清真寺,向教长报丧,说丧者等候他前去送葬,请他给死者祷告。

教长应邀随马尔基娜来到戈西母家中,替死者进行祷告,按惯例举行了仪式,然后由四人抬着装有戈西母尸首的棺材离开家,送往坟地进行安葬。马尔基娜走在送葬行列的前面,披头散发,捶胸顿足,嚎啕痛哭。

阿里巴巴和其他亲友跟在后面,一个个面露悲伤。

埋葬完毕后,各自归去。

戈西母的老婆独自呆在家中,悲哀哭泣。

阿里巴巴躲在家中,悄悄地为哥哥服丧,以示哀悼。

由于马尔基娜和阿里巴巴善于应付,考虑周全,所以戈西母死亡的真相,除他二人和戈西母的老婆之外,其余的人都不知底细。

四十天的丧期过了,阿里巴巴拿出部分财产作聘礼,公开娶他的嫂嫂为妾,并要戈西母的大儿子继承他父亲的遗产,把关闭的铺子重新开了起来。戈西母的大儿子曾跟一个富商经营生意,耳濡目染,练就了一些本领,在生意场上显得得心应手。

这一天,强盗们照例返回洞中,发现戈西母的尸首已不在洞中,而且洞中又少了许多金币,这使他们感到非常诧异,不知所措。首领说:“这件事必须认真追查清楚,否则,我们长年累月攒下来的积蓄,就会被一点一点偷光。”

匪徒们听了首领的话后,都感到此事不宜迟延,因为他们知道,除了被他们砍死的那个人知道开关洞门的暗语外,那个搬走尸首并盗窃金币的人,也势必懂得这句暗语。所以必须当机立断地追究这事,只有把那人查出来,才能避免财物继续被盗。他们经过周密的计划,决定派一个机警的人,伪装成外地商人,到城中大街小巷去活动,目的在于探听清楚,最近谁家死了人,住在什么地方。这样就找到了线索,也就能找到他们所要捉拿的人。

“让我进城去探听消息吧。”一个匪徒自告奋勇地向首领要求说,“我会很快把情况打听清楚的。如果完不成任务,随你怎样惩罚我。”

首领同意了这个匪徒的要求。

这个匪徒化好装,当天夜里就溜到城里去了。第二天清晨他就开始了活动,见街上的铺子都关闭着,只是裁缝巴巴穆司塔的铺子例外,他正在作针线活。匪徒怀着好奇心向他问好,并问:

“天才蒙蒙亮,你怎么就开始做起针线活来了?”

“我看你是外乡人吧。别看我上了年纪,眼力可是好得很呢。昨天,我还在一间漆黑的房里,缝合好了一具尸首呢。”

匪徒听到这里,暗自高兴,想:“只需通过他,我就能达到目的。”他不动声色地对裁缝说:“我想你这是同我开玩笑吧。你的意思是说你给一个死人缝了寿衣吧?”

“你打听此事干啥?这件事跟你有多大关系?”

匪徒忙把一枚金币塞给裁缝,说道:“我并不想探听什么秘密。我可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,我只是想知道,昨天你替谁家做零活?你能把那个地方告诉我,或者带我上那儿去一趟吗?”

裁缝接过金币,不好再拒绝,只好照实向他说:“其实我并不知道那家人的住址,因为当时我是由一个女仆用手帕蒙住双眼后带去的,到了地方,她才解掉我眼上的手帕。我按要求将一具砍成几块的尸首缝合起来,为他做好寿衣后,再由那女仆蒙上我的双眼,将我送回来。因此,我无法告诉你那儿的确切地址。”

匪首派的第二个匪徒很快完成了任务,但情况却与第一次一样。当匪徒们进城去报复时,发现附近每家住宅门柱上都有红色记号,他们感到又被捉弄了,一个个只得垂头丧气地返回山洞。匪首怒不可遏,大发雷霆,又把第二个匪徒绑了起来,叹道:“我的部下都是些酒囊饭袋,看来此事得由我亲自出马,才能解决问题。”

匪首打定主意,单枪匹马来到了城中,照例找到了裁缝巴巴穆司塔。在他的帮助下,顺利地来到阿里巴巴的家门前。他吸取前两个匪徒的教训,不再作任何记号,只是把那住宅的座落和四周的景象记在心里,然后他马上赶回山洞,对匪徒们说:

“那个地点我已铭刻在心里,下次去找就很容易了。现在你们马上给我买十九匹骡子和一大皮袋菜,以及形状、体积一致的瓦瓮三十八个。再把这些瓮绑在驮子上,用十九匹骡马驮着,每骡驮两瓮。我扮成卖油商人,趁天黑时到那个坏蛋的家门前,求他容我在他家暂住一宿。然后,到晚上我们一起动手,结果他的性命,夺回被盗窃的财物。”

他提出的方案博得了匪徒们的拥护,一个个怀着喜悦的心情,分头前去购买骡子、皮囊、瓦瓮等物。经过三天的奔波,把所需要的东西全部备齐了,还在瓦瓮的外表涂上一些油腻。他们在匪首的指挥下,拿菜油灌满一个大瓮,全副武装的匪徒分别潜伏在三十七个瓮中,用十九匹骡子驮运。匪首扮成商人,赶着骡子,大模大样地运油进城,趁天黑时赶到阿里巴巴的家门外。

阿里巴巴刚吃过晚饭,还在屋前散步。匪首趁机走近他,向他请安问好,说道:“我是从外地进城来贩油的,经常到这里来做生意。今天太晚了,我找不到合适的住处,恳求你发发慈悲,让我在你院中暂住一夜吧,也好减轻一下牲口的负担,当然也麻烦你为它们添些饲料充饥。”

阿里巴巴虽然曾见过匪首的面,但由于他伪装得很巧妙,加之天黑,一时竟没有分辨出来,因而同意了匪首的请求,为他安排了一间空闲的柴房,作堆放货物和关牲口之用,并吩咐女仆马尔基娜:

“家中来了客人,请给他预备些饲料、水,再为客人做点晚饭,铺好床让他住一夜。”

匪首卸下驮子,搬到柴房中,给牲口提水拿饲料,他本人也受到主人的殷勤招待。阿里巴巴叫来马尔基娜,吩咐道:“你要好生招待客人,不要大意,满足客人的需要。明天一早我上澡堂沐浴,你预备一套干净的白衣服,以便沐浴后穿用。此外,在我回来前,为我准备一锅肉汤。”

“明白了,一定按老爷说的去做。”

阿里巴巴说了之后进寝室休息去了。

匪首吃过晚饭,随即上柴房照料牲口。他趁夜深人静、阿里巴巴全家安息时,压低嗓音,告诉躲在瓮中的匪徒们:“今晚半夜,你们当听到我的信号时,就迅速出来。”匪首交代完毕后,走出柴房,由马尔基娜引着,来到为他准备的寝室里。

马尔基娜放下手中的油灯,说:“如还需要什么,请吩咐吧。”

“谢谢,不需要什么了。”匪首回答说,待马尔基娜走后,才灭灯上床休息。

马尔基娜按主人的吩咐,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,交给另一个男仆阿卜杜拉,以便主人沐后穿用。随后她给主人烧好肉汤。过了一会,她想看一看罐里的肉汤,但油灯已灭,一时又没油可添,阿卜杜拉看着马尔基娜为难的样子,便前来解围,提醒道:

“不必为难,柴房中有菜油呀!为何不取些来用?”

马尔基娜拿着油壶去柴房中,见到成排的油瓮。她来到第一个瓦瓮前,这时躲在瓮中的匪徒听到脚步声,以为是匪首来叫他们,便轻声问道:“是行动的时候了吗?”

马尔基娜突然听见瓦瓮中的说话声,吓得倒退一步,但她本是一个机智勇敢的人,当即应道:“还不到时候呢。”她暗想道:“原来这些瓮中装的不是菜油,而是人。看来这个贩油商人存心不良,也许想打什么坏主意,施展阴谋诡计。慈悲的安拉啊!求您保佑,别让咱们上他的圈套吧。”她挨到第二个瓮前,仍然压低嗓音,把“现在还不到时候呢”这句话重说了一遍。

她就这样一个挨一个地顺序从头说到尾。她暗自道:“赞美安拉!我的主人还蒙在鼓里,不知道危险随时可能降临。这个自称卖油的家伙,一定是这伙匪徒的首领,而此时匪徒们正在等待他发出暗号。”此时她已来到最后一个瓮前,发现这个瓮里装的是菜油,便灌了一壶,拿到厨房,给灯添上油,然后再回到柴房中,从那个瓮中舀了一大锅油,架起柴火,把油烧开,这才拿到柴房中,依次给每瓮里浇进一瓢沸油。潜伏在瓮中的匪徒还不知是怎么回事,就一个个被烫死了。

马尔基娜以过人的智慧悄悄做完了这一切,屋里所有的人都还睡得正酣,无人知晓。她自己高兴地回到厨房,关起门来,给阿里巴巴热汤。

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匪首从梦中突然醒来,他打开窗户,见室外一片黑暗,寂静无声,便拍手发出了暗号,叫匪徒们立即出来行动。但四周却毫无动静。过了一会,他再次拍手,并出声呼唤,仍无回音。经过第三次拍手、呼唤,还得不到回答后,他才慌了,赶忙走出卧室,奔到柴房中,心想:“大概他们一个个都睡熟了,我必须立刻叫醒他们,赶快行动,否则就来不及了。”

他走到第一个油瓮前,立刻嗅到一股熏鼻的油气味,心里非常吃惊,伸手一摸,觉得烫手。他一个个摸过去,发现全部油瓮的情况都是一样。这时候,他明白死亡落到他们这一伙人的头上了,同时对自身的安全也感到担心。他不敢再回到卧室,只得逾墙跳到后花园,怀着恐怖和绝望的心情,逃之夭夭。

马尔基娜呆在厨房里,窥探匪首的动静,但不见他从柴房中出来,想是逾墙逃跑了,因为大门是双锁锁着的。不过想到其余的匪徒还一个个静静地躺在瓮中,马尔基娜便安心地睡觉了。

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,阿里巴巴起床去澡堂沐浴。他对当夜家中发生的危险事一无所知,机智的马尔基娜没有惊动他,也没料到事情如此容易应付。原来她认为如果先向主人报告她的计划,然后动手,就可能失去先下手为强的机会,而吃强盗的亏了。

阿里巴巴从澡堂归来已是日上三竿,他见油瓮还原封不动地摆在柴房中,感到惊奇,嘀咕道:“这位卖油的客人是怎么搞的!这个时候还不把油驮到市上去卖。”

马尔基娜说:“老爷啊,万能之神安拉赐福于你,使你昨晚免受了伤害。那个商人企图干罪恶的勾当,被发现后已逃走,昨晚发生的事情,待一会我会慢慢讲给你听。”她引阿里巴巴走进柴房,关了房门,然后指着一个油瓮说“请老爷看吧,到底里面装的是油呢?还是别的东西?”

阿里巴巴打开瓮盖一看,里面躺着一个男人,他一下子吓得回头就跑。马尔基娜即刻安慰他:“别害怕!这人已不可能再危害你,他已经死了。”

阿里巴巴听了才安静下来,说道:“马尔基娜,咱们遭了大祸,刚安定下来,怎么这个卑鄙的家伙也会来找咱们的麻烦呢?”

“感谢伟大的安拉!事情的经过,我会详细报告老爷的。可是说话要小声,免得被邻居知道,给咱们带来麻烦。现在请老爷查看这些瓮里的东西,从头到尾,每一个都看一看吧。”

阿里巴巴果然依次看了一遍,发现每个瓮中都有一个全副武装的男人,幸亏都被沸油烫死了。这一惊把他吓得哑巴似的说不出话来。过了一会,他逐渐恢复常态,才问道:

“那个贩油商人哪儿去了?”

“老爷啊,你还不知道,那个家伙其实并不是生意人,而是个为非作歹的匪首。他满口甜言蜜语,骨子里却想要你的命。他的所作所为,我会详细报告的,不过老爷才从澡堂归来,先喝些肉汤再说吧。”

她伺候阿里巴巴回到屋里,立刻送上饮食。

阿里巴巴吃喝起来,对马尔基娜说:“我急于要知道这桩奇案的始末,你说吧,不要让我始终蒙在鼓里,这样我才会定下心来。”

马尔基娜把昨晚发生的事,从煮肉汤、点灯找油起,到发现匪徒,用油烫死匪徒,以及那个匪首逃跑等等,一五一十详细叙述了一遍。最后她说:

“这便是昨晚发生的事的全部经过。此外,几天以前,我对这件事就已有所感觉。我抑制着自己,不敢报告老爷,怕万一事情传开,叫邻居知道,现在不得不让老爷知道了。情况是这样的:有一天我回家时,见咱家大门上有个白粉笔画的记号,当时我虽然不知道是谁画的,有什么用处,但是我估计到可能是仇人搞的,存心危害老爷,所以我在周围每家大门上,都画上一模一样的记号,使坏人不容易分辨出来。现在看来,画的记号和昨夜的事,必然有联系,肯定是这伙人以此作为报复的标记,避免走错门路。按四十个强盗的数目计算,他们有两人下落不明,这当中的实际情况,我还不知道,因此不得不提防他们。而其余的匪徒,他们的头子逃跑了,人还活着。老爷必须格外注意,加倍提防,否则会遭他们的毒手,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。为此,我当全力保护老爷的生命财产不受损害,这也是我们奴婢的职责所在。”

阿里巴巴听了非常快慰,说道:“你的这个建议,我很满意,你勇敢果断,我这一辈子也忘不了。告诉我吧:我该怎样赏赐你?”

“这是我应尽的义务。我看目前最急迫的事是,赶快把那些死人埋了,不要把秘密泄露出去。”

阿里巴巴按马尔基娜的指点,亲自带仆人阿卜杜拉到后花园,在一棵树侧,挖了一个大坑,卸下尸体上的武器,再把三十七具尸首掩埋起来,把地面弄得跟先前一模一样,同时还把油瓮和其它什物全都收藏起来。接着阿里巴巴又打发阿卜杜拉每次牵两匹骡子往集市卖掉。这件大事算是处理妥了,不过阿里巴巴并未因此安心,因为他知道匪首和两个匪徒还活着,并且一定会再来报仇,所以他格外地小心谨慎,对消灭匪徒的经过和从山洞中获得财物的情况,他守口如瓶,从不透露。

却说匪首从阿里巴巴家狼狈地逃跑后,悄悄回到了山洞,想着损失的财物和人马,以及洞中最终将被盗走的财宝,他就满腔怒火,异常苦恼。他认为只有杀掉阿里巴巴,才能解除心头之恨,他决心一个人再进城去,打着经营的幌子,在城里住下,以便寻找机会收拾掉阿里巴巴,然后再另起炉灶,招兵买马,继续过劫掠生活,也只有这样,才能把祖传下来的杀人越货的事业代代传下去。

匪首打定主意后,倒身睡觉了。

次日,天刚亮他便起床,像前次那样,把自己乔装打扮一番,然后进城在一家客栈住下。他暗自嘀咕:“毫无疑问,一下子杀了这么多人的案件,一定会轰动全城,而阿里巴巴免不了被捕受审,他的住处也一定被毁了,财产一定查抄了。”于是他向客栈的门房打听消息:“最近城中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吗?”

门房把自己的所见所闻,全部告诉了匪首。

匪首听了既奇怪又失望,门房所谈的,没有一件与他有关,他这才明白阿里巴巴是个机警聪明的人,他不但拿走了山洞中的钱财,还害了这么多人的性命,而他自己却安然无恙。由此匪首联想到自身的安危问题,认为必须充分运用自己的智慧,提高警惕,才不至于落在敌人手中,遭到毁灭。因此他在集市上租了间铺子,从山洞中搬来上好货物,摆设起来,从此呆在铺子里,改名盖勒旺吉·哈桑,装模作样做起生意来。

说来凑巧,匪首的铺子对面,正是已故戈西母的铺子所在地,现在由他的儿子,也就是阿里巴巴的侄子继续经营。匪首以盖勒旺吉·哈桑的名字四处活动,很快就跟附近各商号的老板们混熟了。他待人接物既大方又谦恭,尤其对戈西母的儿子格外亲热,常常与这个漂亮、衣着整齐的小伙子套近乎,经常一起谈天,往往一坐就是几个小时。

这天,阿里巴巴到铺子里去看望侄子,这事被在铺子对面的匪首看见了,匪首一见阿里巴巴便认出他。于是,匪首向小伙子打听阿里巴巴的情况:“告诉我吧,先前到你铺子中来的那位客人是谁呀?”

“他是我的叔父。”

这之后,匪首对阿里巴巴的侄子更加热情,给他许多好处,表面上和蔼可亲,暗地里实施其阴谋诡计。

又过了一些日子,阿里巴巴的侄子考虑到应礼尚往来,于是想邀请盖勒旺吉·哈桑吃顿饭,但感到自己的住处狭小,接待客人不太方便,尤其是跟盖勒旺吉·哈桑那样考究的排场比起来,未免显得寒酸。于是他便去请教他的叔父阿里巴巴。

阿里巴巴对侄子说:“你的想法是对的,应该请那位朋友来作客。明天是礼拜五休息日,各商家都停业休息,你去约盖勒旺吉·哈桑到处走走,呼吸些新鲜空气。等你们回来时,不必告诉盖勒旺吉·哈桑知道,你可以顺便带他到我这儿来。我会吩咐马尔基娜预备一桌丰盛的筵席款待你们,你不用操心,一切由我办理好了。”

第二天,阿里巴巴的侄子按叔父的指示,邀约盖勒旺吉·哈桑一起上公园玩,回家时,就顺便引盖勒旺吉·哈桑走进他叔父住宅所在的那条胡同,一直来到门前。他一边敲门,一边对盖勒旺吉·哈桑说:“我的朋友,告诉你吧:这是我的另一个住宅。你我之间的交往以及你待人接物所表现出的慷慨大方,我叔父都听说了,因此他非常乐意同你见一面。”

匪首听了暗自欢喜,因为有了这种机会,报仇的愿望就能够很快实现。但是他表面却佯装客气的样子,一再表示推辞。这时候,仆人已将大门打开,阿里巴巴的侄子拉着盖勒旺吉·哈桑的手,一起进屋去。主人阿里巴巴谦恭而礼貌地迎接并问候盖勒旺吉·哈桑道:

“欢迎!欢迎!蒙你平时照顾我的侄子,我感激不尽。我知道你像父亲一样地关心他,爱护他。”

“你的侄子为人不错,他的举止言谈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我很喜欢他。他年纪虽小,可是禀赋很好,聪明过人,前途无量。”盖勒旺吉·哈桑说了这么一些恭维和应酬的话。

这样,他们宾主就一问一答地攀谈起来,显得既客气又亲切,宾主十分投机。过了一会,盖勒旺吉·哈桑说:“主人啊!现在该向你告辞了。若是安拉的意愿,过些时候,我会抽空再来拜访你的。”

阿里巴巴起身挽留他说:“我的朋友,你上哪儿去?我存心招待你,留你吃饭呢。吃过饭再回去吧。我们的饭菜即使不像你家里吃的那样可口,也得请求你接受我的邀请,大家热闹热闹吧。”

“主人啊!承你厚待,感激不尽。不过我的确有特殊原因,不得不求你原谅。”

“客人啊!你好像心事重重,感到烦躁,这是为什么呢?”

“是这样,近来我吃药治病,大夫嘱咐我,凡是带盐的菜肴都不可以吃。”

“哦,就为这个呀,那不碍事,我可以得到你赏光的。现在厨娘正预备烹调,我吩咐她做无盐的菜肴招待你好了,请你等一等,我一会儿便来。”阿里巴巴说着去到厨房里,吩咐马尔基娜做菜不要放盐。

马尔基娜正在预备饭菜,突然听到这个吩咐,非常惊奇,问道:“这位要吃无盐菜肴的客人是谁?”

“你问他干吗?只管照我的话去做就是了。”

“好的,一切照你的意思去办。”马尔基娜对提出这个要求的人,抱着好奇心,很想看他一眼。

菜肴都办齐了,马尔基娜协助男仆阿卜杜拉去摆桌椅,以便端出饭菜招待客人,因此有机会看到盖勒旺吉·哈桑。当她一看到此人时,立刻认出他的本来面目,虽然他的衣着已装扮成外地商人的模样。马尔基娜仔细打量时,发觉他罩袍下面藏着一把短剑,“原来如此啊!”她忍不住暗自嘀咕,“这个恶棍之所以要吃无盐的菜肴,道理就在这里,目的在寻找机会谋害我的主人,因为主人是他的大仇人。我必须当机立断,先发制人,在他逞凶之前找机会除掉他。”

马尔基娜拿出一张白桌布铺在桌上,端上饭菜,趁主人陪客人吃喝之际,从客厅回到厨房,仔细考虑对付匪首的办法。

阿里巴巴和盖勒旺吉·哈桑尽情享受,细嚼慢咽地吃喝完毕,马尔基娜和阿卜杜拉便忙着收拾杯盘碗盏,并端出点心待客。马尔基娜还把鲜果、干果盛在盘中,让阿卜杜拉用托盘端到堂上,她自己拿了一个小三脚茶几放在主人和客人身旁,并把三个酒杯和一瓶醇酒摆在茶几上,供主人和客人自斟自饮。一切布置妥当,马尔基娜和阿卜杜拉才退下,好像吃饭去了。

这时候,匪首觉得机会到了,顿时高兴起来,暗中想道:“这是报仇雪恨的好机会,我只要拿这把短剑狠狠地一刀戳过去,就可以结果这个家伙的性命,然后从后花园溜走。他的侄子是不敢阻止我的,即使他有勇气同我对抗,我只需动一个手指或一个脚趾,就足以致他死命。不过还要稍等一下,等那两个婢仆吃完饭回到房中休息时,再动手也不迟。”

马尔基娜沉住气,暗中监视着匪首的举动,边猜想他的心意,边想道:“决不能让这个恶棍有逞凶的机会。我不仅要挫败他的阴谋诡计,还要借机会结果他的性命。”忠实可靠的马尔基娜脱掉衣服,换上一身舞衣似的服装,头上缠了一块鲜艳的头巾,脸上罩一方昂贵的面纱,腰上束一块织锦围腰,围腰下面挂着一把柄上镶嵌金银宝石的匕首。打扮完之后,她吩咐阿卜杜拉:

“带上手鼓,咱俩一块上客厅去,为尊敬的老爷和客人表演吧。”

阿卜杜拉听从马尔基娜的安排,果然带上手鼓,跟她来到客厅。阿卜杜拉把手鼓一敲,马尔基娜便翩翩起舞。两个婢仆表演了一会,便停下休息,准备集中精神,继续表演。阿里巴巴很感兴趣,任他俩随意发挥,并吩咐道:

“现在你们随意歌舞吧,最好能表演一些更精彩的节目,让客人高兴愉快。”

“哦,我的东道主啊!承蒙你如此盛情款待,我感到愉快极了。”盖勒旺吉·哈桑表示衷心感谢。

在主人的鼓励和客人的赞赏下,婢仆二人兴致勃勃,劲头越来越大。阿卜杜拉把手鼓一敲,马尔基娜大显身手,她那轻盈的步子和婀娜舞姿,给主人和客人以欢乐的感受。正当他们看得出神的时候,马尔基娜突然抽出匕首,捏在手里,从这边旋转到另一边,做出优美的姿势。这时候,她把锐利的匕首紧贴在胸前,霎时停顿下去,右手把阿卜杜拉的手鼓拿过来,继续旋转着,按喜庆场合的惯例,向在座的人乞讨赏钱。她首先停在主人阿里巴巴面前,主人便扔了一枚金币在手鼓中,他的侄子也同样扔进一枚金币。盖勒旺吉·哈桑眼看马尔基娜舞近时,便掏出钱包,预备给赏钱,这时马尔基娜鼓足勇气,刹那间,把匕首对准盖勒旺吉·哈桑的心窝,猛刺进去,立刻结果了他的性命。

阿里巴巴大吃一惊,吼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呀?我这一生可叫你毁掉了!”

“不对,”马尔基娜理直气壮地说,“我的主人啊!我刺死这个家伙,是为了救你的性命。如果你不相信,请解开他的外衣,便可发现他包藏的祸心了。”

阿里巴巴忙上前一看,发现他贴身佩着一把锋利的短剑,一时吓得目瞪口呆,哑口无言。

“这个卑鄙的家伙是你的死敌,”马尔基娜说,“你仔细看看吧,他正是那个所谓的贩油商人,也就是那伙强盗的头子。他说不吃盐,这说明他贼心不死,存心谋害你。当你说他不吃有盐的菜肴时,我就起了疑心。而我第一眼看到他时,便知道他不怀好意,是存心要害你的。现在事实证明,我的猜想是正确的。”

阿里巴巴惊奇万分,非常感谢马尔基娜,重重地赏赐她,说道:“你已先后两次从匪首手中救了我的命,我应该报答你。”于是他伸手指着马尔基娜的脖子说:“现在我恢复你的自由,你从此成为自由民。为了对你表示感谢,我愿为你主持婚事,把你配给我的侄子,使你们成为恩爱夫妻。”

阿里巴巴向马尔基娜表白心愿之后,回头吩咐侄子道:“马尔基娜是一个本领高强、聪明机智、诚实可靠的人。如今你看一看躺在地上的这个所谓的盖勒旺吉·哈桑吧,他自称是你的朋友,跟你结交往来,其目的不过是借此寻找机会谋害我,而马尔基娜凭她的智慧和机灵,替我们除了一害,从而使我们转危为安了。”

阿里巴巴高兴地看到侄子接受他的建议,愿与美丽的马尔基娜结为夫妻,于是阿里巴巴带领侄子、马尔基娜和阿卜杜拉,趁着夜色,小心谨慎地把匪首的尸体挪到后花园,挖了个地洞,埋在地下。

此后,他们全都守口如瓶,始终没让外人知道这件事情。

阿里巴巴及其家人在经过精心准备后,选择了吉日,为他的侄子和马尔基娜举行隆重的结婚典礼,他们大摆筵席,盛宴宾客,并安排豪华的仪式,跳各式各样的舞蹈,奏各种流行的乐曲。亲戚、朋友、邻居纷纷前来庆祝,婚礼一片欢乐,热闹空前。

阿里巴巴彻底根除了隐患,从此他安心地经营生意,过着富足的生活。

在这以前,由于顾虑匪徒,也为谨慎起见,阿里巴巴自哥哥戈西母死后,再也没到山洞去过。后来匪首和匪徒一个个伏法被诛,又经过了一段时间,他才在一天清晨,独自骑马进山,来到洞口附近,仔细观察了周围的情况,在证实确实没有人迹,心中有了把握后,他才鼓足勇气,走近山洞,把马拴在树上,来到洞前,说了暗语:“芝麻,开门吧!”

同过去一样,洞门随着暗语声而开。阿里巴巴进入山洞,见所有的金银财宝依然存在,原封不动地堆积在那里。由此,他深信所有的强盗都完蛋了。也就是说,现在除了他自己外,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宝窟的秘密了。于是他又装了一鞍袋金币,运往家中。

后来阿里巴巴把山中宝库的秘密告诉了他的儿子和孙子们,并教他们开关和进出山洞的方法,让他们代代相承,继续享受宝库中的无尽财富。就这样,阿里巴巴及其子孙后代一直过着极其富裕的生活,成为这座城市中最富有的人家。

延伸阅读
一千零一夜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