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头三大王的传说

编辑:好男女    阅读: 16 次    相关专栏:

在朔县,只要说起神头三大王,那可是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啊!

关于神头三大王的传说,我们这里有好多个版本,我这里所说的是其中的一个。

话说莲花山下有一个村庄叫曹村,曹村有个老财,叫马君粮。马君粮是个有头脸的人物,方圆十里八地,说出话有风哩。

马君粮有个独生女儿,长得很漂亮,就像下凡的神仙。朔县好多老财地主都上门提亲,马君粮连一个没看上。女儿渐渐大了,该出嫁了,可是老爹不意,女儿也没办法。一整天躲在家里,实在闷得慌,就偷跑出去玩,一天瞅着四处无人,这女儿就跳到坝里玩水。玩得正高兴的时候,忽然看见水面漂上来一个闪闪发光的珠子来。女儿瞅着好看,就拿起来玩,实在舍不得丢上,就放到嘴巴里。没想到,一不小心,把珠子吞到肚子里了。吞就吞了吧,可是,女儿的肚子从此一天天地大了起来。

女儿不敢跟任何人提起这事情,也不能出门了,只好在家里捻线线。后来实在瞒不住了,只好偷偷地跟妈妈说了。这是大家族的女儿啊!出了这样的事可是败坏门风的,这可怎么办啊?妈妈也是瞅破了脑子也想不出一个好法子来,在娘家生产,那还不被人们笑掉大牙。眼看着姑娘就可生产了,妈妈只好把这件事儿告诉了马君粮。

这马君粮不听则已,一听可是火冒三丈,想想自己出里往外,那是何等荣耀,没想到自己的闺女竟然做出这等不齿的事情,那咋叫自己出门见人?于是打着骂着,把女儿连夜赶了出去。

女儿很伤心,只好这么说不清道不明地走了。但她还是很想自己这个家的,毕竟,自己在这里出生,在这里长大,那是很感情的。妈妈亲女儿,但是没法留,于是偷偷地给她牵了一头驴骑上,要不,一个弱女子,哪里吃得消啊。女儿把捻的线线拴在门槛上,一边走一边放,腆着个大肚子一直向北走啊走,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该去哪里。

就在线放完的时候,这女儿正好爬到了神头的小山上,肚子痛得要命,看来要生产了。

说来也巧,那时候王母娘娘下凡赏景,看看这莲花山,瞧瞧洪涛山,流连忘返,也就回得迟了,不巧遇上这女儿,于是做了一回接生婆。

女儿生了三条蛇,一直收在她身边。没过多久,女儿的妈妈跟着线追来了,她后悔了,拼着命了要把女儿弄回去,这样一直追啊追,就追到了神头的小山上。看看女儿挺好,正坐在那里,就要上来拉。不小心有三条大蛇就扑了过来。妈妈吓得要命,大叫一声,差点昏过去。女儿在一边喊说:“那是你姥姥。”三条蛇说:“姥姥为啥要把你赶出家门?还是把她吃了拉倒。”那女儿这般解释一番,三条蛇才悻悻地缩回去了。

女儿后来跟着王母娘娘升天成了神仙,三条蛇在这里住了下来,专管一方的兴云布雨,神头小山上于是留下了女儿生产时的臀部印儿,血丝印,还有离家时的红线线印儿、驴蹄印(如果你有兴趣,现如今登临神头小山,还可以看到这些遗迹呢!)

这三条蛇分别是三个大王:大大王,二大王,三大王。大大王和二大王心性平和,一般以和风细雨为主,三大王性情暴躁,不来则已,来则暴风骤雨,令百姓大为惊恐。所以,方圆几十里的百姓都到大王庙祈祷,以求风调雨顺。

马君粮则从未去祈祷过,首先,马君粮是三个大王的外公,辈份上不能以长敬小;二则马君粮富甲一方,不怕有什么年景。所以,马君粮就站在南山头对着北山说:

你是神头三大王,

我是曹村马君粮;

你虽三年不下雨,

我有十年超余粮;

你阴雨连天,

我有上岗高地;

你天高云淡,

我有河湾水地;

你要下冷蛋,

我有山药萝卜;

你若水冲庄园,

我有金牛地契。

三大王不听则已,听了这话以后,怒气冲天,立马跑到曹村兴云布雨。那雨那个大啊,平地起水三尺三。马君粮着急了,带了金牛犊、背了地契就往一棵大树上爬,爬啊爬,一直爬到树顶了,雨还在下,水还在涨。马君粮没办法,只好跟三大王告饶:“三大王,看在咱们姥爷外孙这个份儿上,你就饶了我吧!”

可是,三大王根本不听,生气地说:“想当年,你为了那点臭名声,把我妈妈连夜赶出家门,断绝父女之情,如今又提什么姥爷外孙,你也配这套脸面。”

马君粮在风雨中越来越累,实在背不动金牛犊儿了,只好忍痛把它丢在水里,没想到,那大水竟然下去了一小截儿;马君粮心里一高兴,以为水就要退了。可是,水很快又上来了,差点淹到他的脖子上。一阵风吹来,他的地契被吹掉了一页,水见了地契,又下去一小截。马君粮大喜,于是撕着地契一页一页地扔,扔一页,水下一截儿,地契扔光了,水也退尽了。

回到村里,马君才发现,一场大水把个曹村冲成了两部分,就是现在的南曹村和北曹村。而马君粮的房啊,地啊,粮啊……啥也没有了。从此,这个南山脚底下的大老财变成了一个穷光蛋。

延伸阅读
神话故事推荐